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TSN/EM】不关痛痒(三)

ABO设定。

写手叨逼叨:我更新了,我更了!!我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能把ABO肉写得这么性冷淡的人…。


前文:(一) (二)

 

正文:


 

Mark Zuckerberg并不是一位难相处的老板,相反他非常受员工的欢迎,他灌输的是“互信互全的公司社会意识和驱动器”——然而这些下属发现他们的CEO休假回公司后,整个人的状态都在向不太好的方向发展。

 

“是非常不好,”Dustin Moskovitz在他们的私人聚会里评价,“Mark就像处在特殊时期的暴躁猫科动物,但他从新加坡回来以后明明已经没有味道了。”

 

Chris跟他碰了碰杯:“你该在性教育普及手册里读过,Omega需要他的Alpha的陪伴,非常需要。而且标记后时间越久越是如此。”

 

这算是给他找了个好理由,Mark从来不是离开谁就无法自己独立生存的类型,那些学生时代的照顾更像是一种一厢情愿的坚持,朋友们老早就觉得Omega和Alpha应该搅在一起了,各种意义上的。但两位当事人一直把这种纯洁的友谊关系维持到了一切瓦解的前夕,Eduardo的离开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除了让Mark失去一位朋友。然而他们的标记将这些都颠覆了,Mark显然在对抗那些操蛋的Omega本能,他的生理构造却诚实地把所有利弊都摆上台面。

 

“你没法避免这个,你是一位Omega, 已结合的Omega, Mr. Zuckerberg. ”他的私人医生将“已结合”咬得很重,Mark对此嗤之以鼻。他不会费精力了解个中区别,也不觉得自己会受到更大的影响。

 

 

但现在,卷发CEO飞快地敲打键盘更新他的代码,同时对抗着小腹传来的隐隐疼痛以及莫名其妙就会分散的注意力。这让他烦躁,离发情期还有十多天,他的身体已经在渴望着一个人的到来。

 

一切的缘由都要算在Eduardo的一封邮件上,他答应了来参加股东会议,自标记之后的第一次。先前的那几场他们两个人的交流都停留在握手上,然而这次谁都知道情形不同以往。

 

那种隐秘的渴望随着会议日期的临近在他胃里翻腾得越来越剧烈,他想要被触碰,被拥抱,想要属于Alpha柔软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来,想要Eduardo的嘴唇亲吻他灼热的腺体——他需要Eduardo在这里



车门。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25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