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RIP MY LEGEND

Chester Charles Bennington.

从11年认识他至今,这个人和他的乐队陪我过了最混乱最难熬的时光,确切的说,我差不多是靠着Somewhere I belong. Breaking the habit. Iridescent挨过我不想存在于世的时期。
我决计不是家门不幸以至于妄图轻生,只是我的人格缺陷里一些古怪的偏执,以及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曾经一度让我觉得我不适合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种说法甚至有些矫情了,但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绝望,除了切身体会者不会有人理解,我也不奢求有人理解。那段过往被我尘封在过去的时日里从不提起,因为旁观者甚至无法从我如常的生活里感知一二,而我终于能够正视自己的那么点与众不同并且把那当做天赋——没有人知道这有多难,甚至现在的我都已经想象不出那种感觉了。
他撑着我爬过那段岁月,自己却撑不下去了,又或许他只是撑过去了,然后一切失去意义。我不知道,我不想去想了。我知道媒体又会拿他的过去说事——I DONNOT CARE.
而我甚至没有应承诺去听一场他们的演唱会。15年我还挣扎在高三,我说下一个,下一个我一定会去,必须到场的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

我没有好的答案给试图安慰我的人。
I'M NOT GOOD AND I'M NOT FINE.

RIP MY LEGEND.

Good goodbye.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