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TSN/EM】不关痛痒(五)

ABO设定。


前文:(一) (二) (三) (四)


正文:

 

 

“所以?”


“你陪在这里就是为了看着我消化掉这些药剂?”


这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显然Mark的问句更有意义,Eduardo的喉咙收紧了一瞬间,然后伸出手扶住了卷发男人的肩膀。这个动作让他的Omega身体僵硬了一瞬间又放松下来,Mark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这代表他默许了,正如他默许这种奇怪的AO关系横亘在两个人之间。


而这一切终于让Eduardo无法忍受,他总算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却无法让他好受半分,Alpha露出了一种混杂着懊悔、失望、痛苦和无可奈何的表情,他的嗓音有点哑:“我在想——我在想,你可以拿掉……我的标记。”他选择把“我们的”替换成“我的”,这很讽刺,Eduardo看着Mark逐渐转凉的表情想,很早以前他是那个总喜欢说“我们”的人。


Mark没什么反应,他稍微抬起一点下巴然后点点头,Eduardo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只觉得什么刚刚打开的东西又闭上了,而且非常彻底,然后他明白过来Mark单方面隔断了精神链接,神识的那一端头一回变得如同深井。


“你就想说这个?”Omega面无表情地歪了歪脑袋。


“是的。我可以试着帮你联络到有关的医生实施这个手术,然后——”


“不用了,”Mark语速飞快地打断了他的Alpha, “我觉得我比你更关注这些。”


Eduardo觉得有点受伤了,他眨眨眼睛把刚刚的话说完:“然后你可以回到你的生活。”

 

 

第二天下午Eduardo收到了一份协议书以及医院的通知单,Mark的效率永远让人惊奇,他的秘书小姐注视着Eduardo时的神色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巴西男人克制住自己不去胡思乱想,拔开笔帽在两份文件上草草签了自己的名字。


完成任务的女士冷冷说了一句:“手术时间在五天后的十八点。”莫非Mark整个团队的说话语气都如出一辙?Eduardo苦中作乐地想。


“所以你签字了?我简直不敢相信!”Dustin在电话那头大喊大叫,Eduardo按了按隐隐作痛的额角直接表达了他想要挂断电话的意图:“是的,我签字了,我现在很累,我需要休息。后天见。”


Karen的电话则让他更加不堪其扰,无论他怎么解释他的母亲都坚信他是在逃避责任,“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Omega女士说完便留给他的儿子一阵忙音。Eduardo无法可想,只能关掉手机躺到床上,清醒地认识到现在他的生活一团糟。

 

 

手术执行的前两个小时Eduardo才到达Mark联系的那家医院,Alpha的精神状况看起来很差,他顶着明晃晃的黑眼圈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默契地保持了沉默。巴西男人勉强跟到场的人打了个招呼,就坐到一旁去发呆。Chris做了率先跟Eduardo搭话的人,他表现得很气愤,多半跟Alpha拒接的那几通电话有关:“我不明白,Saverin. 假使你仍对五年前的事情怀恨在心,你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进行报复?”


Eduardo有些莫名其妙,缺乏休息让他心情烦躁,说话的语气都冷硬不少:“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Chris咀嚼了一下这番对话,“你真的有认真阅读那些文件,对吧?然后你打算让Mark永远失去Omega的生理机能,或者就干脆靠着注射激素维持相应器官的正常功能?你知道这会影响他的寿命吧?你就这么恨他?”


Eduardo用了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一连串的质问,然后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可是他的秘书告诉我这没有风险,让我直接签字就好了,我……”


“我知道了,”金发男人显然失去了对话的兴趣,“你是想告诉我你又一次没有读那些文件,漂亮的反讽。”


Eduardo没有接话,那种熟悉的愤怒感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里。他被踢出局了,又一次,几乎是用同样的方式。他想把Mark受到他的影响之前的生活还给他,而Omega直接选择用另一种更残忍的方式将他甩脱,甚至完全不考虑后果,事实是Mark Zuckerberg从来没有把他考虑到自己的人生里,哪怕他是他的Alpha.


“取消手术。”Eduardo听到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我是他的Alpha. 取消手术,立刻。”

 

 

躺在床上的Mark还是一副没什么所谓的神色:“你吓到护士小姐了,Wardo, 她们还没有替我做完检查。”


“所以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让你的秘书直接叫我签字?”


“你要我拿掉标记,我还需要解释什么?”


“你明知道我不了解这其中的利害,Mark! 这个技术的流程现阶段是保密的!如果我知道——如果我知道后果我是不会签字的!”


“你不了解?”Mark的声音也提高了八度,“只要你翻开那个文件哪怕一页你就能了解, 就像五年前你看那个文件哪怕一眼!你又要说我伏击你了吗,Mr. Saverin?我早说过你会后悔这个标记的,现在你又要来跟我理论什么?”


Eduardo快要气疯了:“我不看文件是因为我相信你说的话,任何一次!我要你拿掉标记是我觉得这段关系会伤害你,懂吗?我害你进了一次医院,所以我希望不再影响你的生活。而你为了甩掉我简直他妈的不顾一切!”


“滚开,”卷发Omega的声音低了下去,他已经气得发抖,把整张脸埋进自己的臂弯和枕头之间,“现在我他妈的要不顾一切了,Wardo, 他妈的滚出去。”


“你不会做这个手术。”Eduardo深吸了几口气,他抓住床沿的手指骨节都泛起了青白色,现在他意识到Mark对他愤怒时剧烈波动的信息素几乎没有反应,他猜想是手术前注射的一些抑制类针剂造成的,这种失去联系感觉糟透了,“我会想其他的办法,Mark, 我不想你受伤。”


“那就他妈的别离开。”Mark的声音被闷在布料里以至于Eduardo一瞬间没有听清:“什么?”


Mark转过脸来看着他的Alpha,他的胸膛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剧烈起伏,Eduardo却没有闻到他的信息素,Omega舔了舔嘴唇重复他的话:“别离开我,Wardo. ”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111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