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周仙】如果七夕他们这样直播呢


@鲥伍 小姐的试水, 十五小姐之前说她想吃现实向的双向暗恋,我先摸一个。


正文:


“小周里知道人为什么要过七夕吗?”仙儿刚捡了一把98K明显心情挺好,下意识从他的四倍镜瞄一下小周的屁股,就看到了他新开的女性角色跑步时小裙子摇摆的幅度,顿时感觉有些微妙的好笑:“周公谨里好变态呀!!里的裙子怎么感觉比俊俊的还要短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人!!!”
“啊?什么?”被点名的对象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被嘲笑了又很不服气:“不是你说想让我穿裙子!我还不是要满足你呀!!”
“里放里妈的屁老子想让你穿,里他妈四十多岁的老男人谁想看里穿裙子哦,老子真的呕!”日常孕吐后的仙儿又把开头的话题捡回来,“哎我问里呀,里知道就是辣么多人为什么辣么喜欢过七夕没有?”
“我不知道啊,他们想跟月老拜把子学习怎么给铁臂阿童木搭鹊桥吧。”沉迷舔房子的周公谨显然没把这当回事,“诶我捡了把M416,舒服~”
“……”仙儿哽了一瞬间,然后语气如常地下达指令:“里多捡点7.62的子弹,等会我拿5.56的跟里交换。”
“可以兄dei,我周某人必须给你去捡,我这里有个三级盔你要不要?”
“哪里有三级盔哪里有,里在辣里等着我,等着。”
“可以可以快来快来,兄弟我等着你。”


换上三级盔的李仙仙觉得很舒服,镜头一瞄周公谨的二级盔还觉得有些稀奇:“哎哟里有三级盔自己不捡哦,里不是总是自己一声不吭就在辣里捡东西,然后肥成一匹骆驼。”
“我现在是侣孩子呀,戴那么大个头盔就跟脑袋上顶个千斤顶,很重就跑不动你知道吧。”
小周这个人就是嘴巴比脑袋快,明明是顺手的照顾愣是被他说得颇有喜剧色彩,仙儿特有的爽朗笑声立刻响起来:“哈哈哈里还很有自觉哦,辣周小姐里说今天是七夕,里今天为什么不跟蓝朋友一起过呀?”
然而仙儿千算万算没算到周公谨的段位早就突飞猛进,此时正喝了瓶能量饮料打算打持久战:“我不就在跟你一起过七夕吗?我们快跑吧毒要来啦!”
“……里他妈的谁是里蓝朋友啊老子真的飞起一jio!!我跟里说里看到我现在打破的这个窗户没有?看到没有?老子要是娶了里老子现在就从这个窗户跳下去摔死我跟里嗦。”
“别呀你别跳呀!那我娶你行了吧我当你男朋友。快跑哇毒来啦!!!!”
“老子#%@^&*……”仙儿的口胡被埋没在汽车侧翻的声音里,“里他妈的费不费开车啊!下车我来!”


“小周里知不知道里趴在这里我就能看到里的三角内裤儿?”跟周公谨双双苟在草丛里的仙儿一直把视角对着小周的裙底,冷不丁突然冒出一句,随后就听到自己的角色被子弹击中的闷哼:“我被打了!我被打了!NE方向山顶有人!NE方向!小周!!!掩付我小周!!”
“没事兄弟!!你躲在我后面吃急救包,过来过来。”
周家枪法,又称夕阳枪法,慈悲枪法,信佛枪法。
周公谨,又名吸铁石,祭天神盒,绝地拾荒者,人体描边大师。
两分钟后仙儿和周公谨回到了游戏大厅。
“你开盘没有?歪?兄弟?你怎么不说话?”
“……”
“仙某人?兄弟你还在吗?”
“老子真的要被里菜死了…”
“啊?”
“我说老子要被里菜死了他妈的跟别人对着点他妈的二十多枪弹夹都打空了打不到人。跟里当兄弟就是诅咒我跟里说里别叫我兄弟!吸铁石会传染里滋到吗!”
“那,那你要我叫你什么嘛?”
“哇感谢A小姐的佛跳墙!!感谢感谢。”
“啊?你说呢?”
“感谢A小姐的三个佛跳墙!感谢!”
难道要我说蓝朋友?你是傻子吗。仙人啪嗒又点了一根烟。


“仙某人~”
“!里喝醉了?”
“仙某人~~”
“……”
“仙某人~~~”
“干森莫哦撒比???”
周公谨说不出话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突然想用仙儿惯用的套路对付他,却无论如何不能把撒比两个字自然而然地说出口。仙儿形容他总是用傻,但他能找到很多别的词描述这个人,可爱,聪明,帅气,敏感,不安——总之他根本不是个快乐的人。周公谨大概能想到自己的这种情绪叫心疼,但对兄弟应该觉得可爱和心疼吗?
他看着弹幕上滚动的“家里养的猪终于会拱白菜了”,不自觉露出一个微笑。
“歪?歪。歪!歪!周公谨里为什么不嗦发?突然用那么恶心的语气叫我到底干森么?”
“没什么,我的硬板床你给我准备好了没有啊?我明天把机票的订单发给你呀。”


为什么喜欢过七夕?
因为我喜欢你。




完。

评论 ( 11 )
热度 ( 73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