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周仙】就是想让他们亲亲而已


要是亲亲都能被乱他妈屏蔽我也是服了,那该是多色气噢。
警告:私设热恋期,被正主甜疯已经不讲道理。文明看文,勿上升真人。

正文:


“诶!仙某人我们来石头剪刀布吧。”
“我不想跟里石头剪刀布!我不,我不。”
“来嘛爽一下嘛~快点快点。”
我就知道周公谨现在他妈的问题越来越多,被怼在衣柜上亲到喘不过气的李仙仙心里忿忿不平。说什么仙儿输了作为惩罚就得接受他的摸摸达,他赢了作为奖励就必须收到仙儿的摸摸达。不是说恋爱使人智商降低吗?为什么感觉周公谨他妈的完成了从哈士奇到金毛的智商飞跃?


周公谨其人,面相不赖身材甚好,性格没话说生活方面也还算井井有条,最大的缺点就是黏人。
他会在仙儿刷完牙嘴角沾着未干泡沫时迫不及待地吻他,糊两个人一下巴的白沫和唾液(“是真地恶熏”,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李先生坦言);也会在仙儿打开冰箱门拿可乐的时候把人不由分说抱上餐桌,制止住跳脚的人乱蹬的腿抬头去跟他接吻;如果仙儿点燃一根烟,小周是一定要品尝的,还非得得了便宜卖乖地教育对方吸烟有害健康;他甚至会在每天直播结束后蹭到早下播已经窝在床上看书的李先生面前,盯着人侧脸直到仙儿忍无可忍放下书扯着大耳朵给他一个晚安吻。


最可气的是这个人在这方面的领悟力堪称惊人。初次接吻时聂先生连换气都不会,笑到肚子疼的仙儿斥他白谈了两个侣朋友,“里是不是只会跟人家侣孩子抱拳啊?还是跟她嗦,宝贝!!!来牵个手吧!!!!”
一个星期后仙儿就开始后悔当初无情践蓝朋友自尊心的做法。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创造练习机会的周公谨进步神速,又一次被亲到面红耳赤的李仙仙终于受不了了:“他妈的周公谨里不许动!里别动!让我亲里!”
被点名道姓的人乖乖放开了已经被啃咬到红肿的嘴唇,乖乖等着仙儿缓过神,然后乖乖迎上他的吻。
仙某某的吻技其实是很好的。但他的风格比较跳脱,上一秒还温柔黏糊地撩拨着你的舌尖,下一秒可能就在下唇上狠咬一口,叫周公谨又爱又恨。
七年老天策就完全是另一种路线,冲锋陷阵一往无前,非把人口腔上上下下都舐过一遭,扫荡完战场还必须纠缠着舌头不放,丝毫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现在仙儿就在慢条斯理地亲他,仰头捧着人脸,手指还在鬓角轻轻拽小周长长了的鬓发。对他的套路了如指掌的周公谨及时识破了他,在仙儿要咬下来的时候突然上前一步把他抵在了墙角,手掌护着人后脑勺抬起手指一伸一勾就把阻碍发挥的镜框摘了下来,侧侧脑袋反客为主又是好一通你来我往。


一吻结束两方势均力敌,小周保持着姿势低头亲了亲仙儿的耳朵,嗓音低沉带笑:“你是不是又想咬我啊仙某人?嗯?”
“滚里妈的别贴着我,热死了我要豁可乐!豁酸梅汤!”
那这就是害羞了嘛。心里有一丢丢小高兴的聂先生嘴角自动上扬,转头跑去厨房拿酸梅膏。
会不会有点酸了?小周看着色泽深沉的饮品,自作主张往里面加了点糖。


还是甜点儿好,甜点儿舒服。



完。

评论 ( 25 )
热度 ( 108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