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周仙】复燃(一)


作者脑内黑洞,文明看文,勿上升真人。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前篇:《没有名字》

正文:


这是时隔七年周公谨第一次踏进仙某某家里。


自从罪恶的仙人结婚,他们俩不约而同决定在那一年结束直播生涯。喂饱了房子的仙儿开始安安分分做他的法务总监,兼顾养家糊口的重任,而且跟妻子要了个小男孩,叫李思。
五年前周公谨左想右想还是在重庆落了脚,跑销售。小周打游戏会吹逼真到了现实倒显得有一点不善言辞,索性小伙子形象良好人也诚恳,当兵的经历锤炼出勤快坚韧的品质,叫他幸运地入了领导的眼。一来二去虽然在重庆和长沙两边奔波,业绩还是做的不错。
这两个人心照不宣地选择保持朋友间的寡淡联系,偶尔一起打游戏,顺便开着视频电话。小李思脸红扑扑地瞪着眼睛喊他,“聂叔叔!”周公谨只是笑,看一眼旧友注视着小男孩的宠溺表情,却一拍大腿对着男人背后的裙角大喊:“嫂子好啊!”


嫂子是一位很特别的女性。仙儿的婚宴最后周公谨跟她有过一两句交谈,最平淡的话题就已经能让小周感觉出那种不同。当年他说不清道不明,等在外面多滚了几圈,他就知道那种气质叫有思想。有思想是作不出来的,他打心里佩服这种人。想想还有点心酸,觉得自己到头来只能跟仙某人做酒肉朋友,上升到精神层面又什么都给不了他。
所以周公谨怎么都无法想象这般登对的婚姻有一日会破裂。没有任何人告诉他这个消息,李先生凭空蒸发了三个月,小周联系不上,以前一起打游戏的朋友也没人联系的上。最后周公谨左右打听,拜托一个跟仙儿表妹有过同窗之谊的同事捎来消息,说仙某某离婚了。
怎么好好两个人说散就散了呢。周公谨想不明白,仙某某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谁都不能陪他到最后?


他又等了两个月,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一个周末的晚饭后坐车去了仙儿七年前的住所。
敲第三遍门还没有人应,周公谨捏着手机的手心里都是汗,那扇严丝合缝的防盗门终于打开了。
仙某某比小周上一次视频见他瘦了太多,眼底是大片的青黑,下巴上布一层胡茬,握着门把的手指间夹着半截烟。
周公谨下意识皱了皱眉。如果他没有记错自从有了李思,仙儿戒烟有六年了。他的视线掠过对方的肩膀去看茶几,烟屁股堆成了一座小山。
看到周公谨后仙儿表情空白了好几秒,然后一言不发侧过身子,小周会意地踩进玄关,看着干净的地板四处找不到落脚点。
仙某某在他身后咳了几声,说:“别换了。”
他的声音又哑又颓唐,跟这个屋子一样萧条且无生气。周公谨拘束地坐上沙发,看着仙某某站在旁边沉默地抽完半根烟,烟头摁灭了扔在小山上,再转头去厨房餐桌上倒凉开水。
周公谨握着水杯跟仙儿相对无言了几分钟还是开口:“你…最近还好吧。”话一出口小周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心里骂这几年跑生意的嘴皮子功夫算是白练了。
仙儿倒是脸色如常,从口袋的烟盒里取出最后一支烟叼到嘴边点燃:“还好。”
“李思呢?”
“我妈在带,双休日会回来。”
“今天星期天怎么没见他?”
“吃完饭刚走。”
“哦……”
又是一阵沉默。仙儿把瘪掉的烟盒扔到茶几上,慢慢吐出一口白烟,说:“小周,陪我出去买包烟吧。”


一路无话。买完烟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小周干笑一声,说我还有事先回去,改天再来看你。
仙某某开门的姿势不变,垂眼把手放在门把上,稍微抬抬下巴应一声:“嗯。”
周公谨突然对着他颤动的眼睫出了神。仙儿拉开大门侧头给了他短暂的一瞥,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门关上了。



章一完。

评论 ( 24 )
热度 ( 91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