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周仙】复燃(二)

作者脑内黑洞,文明看文,勿上升真人。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前文:《没有名字》+(一)

正文:



仙某某是在凌晨三点疼醒的,那种久违又再熟悉不过的疼痛从他的胃里瞬间翻腾到全身,他慌不迭地爬下床去,跌跌撞撞进了卫生间趴在马桶上呕吐,将胃里不多的一点残渣通通吐了出来。又撑着去翻小药箱,从最底下找出一板胃药,仓促间看一眼保质期过了两个月,也就着温水胡乱吞下去几颗。
回到床上已经起了一身冷汗,仙儿用拳抵着胃横竖不能安定,剧痛让他只敢趴着睡,每次熬的快要睡着又被惊醒,来回折腾无数次就算过了一晚。
第二次呕吐的时候仙儿看着渣滓里的药片心下惶然,迫着自己又灌了点热水,回到床上去摸手机给公司请假,“我病了,急性肠胃炎”,就这么急切着挂了电话。早知道没人能感同身受,自己过了就过了吧。他拉开床头抽屉看着角落一只暗色的婚戒,抓起来塞到枕头下面,又摁着肚子蜷起来。


周公谨接到电话已经是中午,因为上次冲动造访而引出的尴尬会面让他心有余悸,一个星期都在琢磨着怎么找一个好理由约仙儿好好叙旧。他在公司底下常驻的小馆一边吃着饭一边翻仙某某沉寂已久的微博,一个陌生的号码就打了过来。他看着归属地在重庆还有些困惑,想是新的客源就接起来开口报上公司姓名。
对面半天没吭气,聂先生心说莫不是钓鱼电话,刚要拿开手机挂断,一个气若游丝地声音贴着耳朵喊他:“小周。”
还有谁会喊我小周?连游戏旧友们现在都改口互称大名,只有仙某某把周公谨这个称呼保留至今,他也还是习惯叫他仙某人,也不知道是否心知肚明这两个名字的意义。
能有什么意义,强行掐住一段早就磨灭的感情,打上兄弟两个字还能得过且过。
“我疼……”
电话里又说,周公谨耳尖被电流的杂音熨到发烫,心里却跟掉进了冰窖。他不知道是在动容这个人还对自己有一点依赖,还是绝望自己为什么依然会为此心动。


他敲了很久的门才开,映入眼帘是仙儿死人一样的脸。仙某某看起来已经忘记了他叫小周来是痛苦不过要去医院,下意识转身往屋里走时整个人都是飘的,脚底一踉跄就要摔下去。周公谨扶住人手臂的时候摸到了一手水迹,又伸手去架住他的肩膀,仙儿浑身过水一样地浸着冷汗,肉贴肉接触到的皮肤又烫的可怕。
“你撑了多久了?”周公谨出口的质问又气愤又大声,他不是有意凶他,就是急到没办法了,理智告诉他肠胃炎现在去就医应该没大问题,内心深处快要失去这个人的恐惧感又牢牢攥住他。
仙儿没说话,直直看进他眼睛。现在分明是这个人自我防御机制最薄弱的时刻,他疼的呼吸都在颤抖,没有镜片阻隔的眼瞳去掉了最后一层遮掩,周公谨仍旧读不懂他眼里的情绪。仙某某一直是这样的,你有时候见他足够坦诚了,恍惚间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跟有思想的人交往真累。


仙某某缓过来后开口第一句话是谢谢。他就这么盯着吊瓶里几乎纹丝不动的液体,用又轻又哑的声音说:“谢谢你。”
“没事。”小周只能这么说。
仙儿又说:“你回去吧。”
周公谨一下子愣住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莫名的难过,仙某某转过视线看他,补充说:“新手机号你有了,垫的钱我用支付宝转给你。”
小周沉默了很久,说好吧。


黄色衣服的外卖小哥进来的时候仙某某还以为他找错人了,对方反复确认了姓氏和手机尾号,将滚烫的小米粥交到了李先生手里。
这个傻子为了凑够起送价居然还点了两份。仙某某无语,把食品袋放到旁边去,继续他的小睡。
迷糊间又想到周公谨。喉咙有点痒,他摸了摸口袋想拿出烟来,被护士的眼神瞪了回去。

啧。




章二完。

评论 ( 17 )
热度 ( 86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