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周仙】复燃(四)


作者脑内黑洞,文明看文,勿上升真人。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前文:《没有名字》+(一) (二) (三)

正文:



自上次那个不明不白的吻之后周公谨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自己被拒绝了。
他记忆里二十六岁的仙某某是自我且直率的,不受威胁自行其是,强势又任性,说一不二,只往自己要的方向走。
而现在这个男人连拒绝的举动都要人从中体味半天,周公谨免不得去想到底是什么能把一柄新开的刃磨成软剑,尽管刺人还是一样的疼。
他在仙某某的住所下流连半天,小区门卫叫他,“小聂!小聂!”他看向那张抱紧沧桑的脸,听到对方说,李思他爸搬啦,学区房,哪个小学没说,总在重庆跑不远。
老头子又絮絮叨叨了什么内容他没上心去听,光顾着道谢,心里面堵的慌,想的是这就算又一场不告而别。


他没想到能在这个小学门口遇见李思,小周正对着电话里的人好声好气地谈条件,对方非但不领情还蹬鼻子上脸。周公谨正恼火,觉得裤子被人拽住,一抬脚想走,下头传来一声:“聂叔叔……”
“李思?”他惊了一下,回过味又跟电话里叨叨两句,索性挂断了,蹲下去摸了摸小男孩脑袋:“你爸爸呢?”
“爸爸还没有来接我。”小家伙委屈的小样跟仙某某年轻时候一个模子,周公谨笑了下,找到理由打通那个电话,响了几声被对面按掉了。
他对着黑色的屏幕盯半天,说:“我先带你去玩具店爽一下吧。”


仙某某堵车堵到暴跳如雷,电话铃声响得他更加烦躁,看也没看直接挂掉。到了地方下车没见到娃娃,才想起来打电话联系老师。翻开通话记录看到最上面的名字还有点迟疑,抬头就发现一大一小从玩具店走出来。
这画面太和谐,李思雀跃地挥舞手里的模型嘴里念着“咻咻咻”的拟声词,小周一直在笑,配合着装作被击中,视线却离不开那张跟仙某某像极了的脸。他注视着李思的眼神里全是怀缅和另一种深情,重的叫旁观的人喘不过气。
仙某某径直走过去站定,一双眸子里的情绪让人捉摸不清,周公谨表情尴尬,跟他说:“好久不见。”
“嗯。”仙儿应一声,想要去接过孩子的手。李思正在兴头上,下意识就往聂叔叔身后躲,又笑嘻嘻举起玩具:“爸爸你看!聂叔叔给我买的!”
仙某某点点头,冲小周说:“谢谢。”
周公谨突然一股无名火起:“你别跟我说谢谢!”
小孩子吓得一抖,仙儿舔了舔嘴唇没说话,视线在前方没焦点地飘,看起来是烟瘾又上来了。
空气安静了几秒,李思挣开他的手,反而用变形金刚的手指着他质问:“你坏蛋!你为什么凶爸爸!”
“我不、我哪里敢凶他啊。”
“你就是凶他!爸爸跟你说谢谢你还吼他!”
“思思,讲礼貌!”
小周愣了一下,他很久没听到仙儿说方言了,曾经听仙儿跟家里人交流,觉得重庆话真绝色,能把柔软和锐利糅合得天衣无缝,笑骂都收放自如。
“给叔叔道歉。”
“我不要……”
“道歉!”
李思眼睛里挂着泪,又委屈又惧怕,到底没敢真的哭出来,家乡话软糯糯的:“聂叔叔对不起……”


我他妈该回什么?周公谨哑巴半天,只好说:“没事。”
“孩子没教好,不好意思。”仙儿凉凉接一句,“我们晚上还有事,先走了。”
这个态度彻底击碎了周公谨的念想,他本以为仙儿哪怕拒绝了他,好赖会看着以前的交情给他一点面子,谁知道就能直接冷淡至此。
他目送那辆黑色的车越开越远,觉得仙某某是他见过最绝的人。
操他妈的,周公谨心里想,那个词怎么说来的。
我真是在罪恶的仙人身上用掉了这辈子所有的自以为是。




章四完。



评论 ( 9 )
热度 ( 72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