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周仙】庸俗情爱(01-12)(完)

以前写过01-04,现在完成后续一起发上来。

参与周仙十小时,与 ☞十五兄弟的画作 共同食用。

 

正文:

 

 

01

倪莫问一进门就被好友家的狗撞了个满怀,李仙仙叼着牙刷从卫生间探出头来,含糊敷衍一句招呼:“嗨。”

大娘有点不能直视仙儿敞开的领口,那截脖颈上的暗红斑痕实在太显眼了,她冷哼一声心说垃圾,托着狗狗坐上沙发。周公谨穿着滑稽的Holle kitty粉围裙,伸出来的两个胳膊弯里挽着黑衬衣的袖子,一个大男人跟在一条柴犬屁股后面哄:“兄弟,诶,狮王!别上沙发好不好呀?”

“我还是不懂你们家为什么要养柴犬,之前不是还天天说要养哈士奇吗?”倪莫问捏着狗耳朵跟小两口扯家常,洗漱完了的仙儿正在享用小周做的早餐,把半个煎焦的荷包蛋吞进嘴里,烫的猛喝一口牛奶。

“小王啊——”李先生擦擦嘴语气促狭,“里读书的时候生物学的怎么样呀?知不知道有个专业名词叫做物种多样性?”

倪莫问露出一个“请表演”的表情,仙儿熟视无睹:“一个屋头养两条哈士奇是啷个遭得住嘛,我怕打架的时候给老子屋都拆了。”

周公谨骂了一句你他妈的,扔了盘子就去给李先生挠痒痒,仙儿爆发出一声惊人的叫嚷,抱起腿上的猫就往聂先生脸上糊,自认倒霉的小周只能又去哄炸毛的主子:“喵喵喵,老虎,虎老大,别生气好不好嘛,中午给你吃好的啊!”

 

 

02

宠物的名字是两个低龄儿童一起讨论出来的结果,仙儿老早就宣布他要养一只猫叫Tiger,根本不考虑是否符合波斯猫高贵冷艳的外观,周公谨抓抓脑袋问他:“泰戈尔是不是一个作家啊,写那个什么,呃,飞鸟集的?”

“噢哟,你还知道泰戈尔哦,了不起了不起,”仙儿把刚摸了薯片的手往他胳膊上擦,“但我说的是Tiger,老斧的英文!我就要叫他老斧,你有什么意见吗?”

“那柴犬要叫狮子吗?”

“狮子,不好听,叫狮王吧!”

“狮王,尸王……”湘西赶尸队的后人周公谨同志觉得有点不对味,转头跟狗狗打商量,“兄弟你觉得呢?”

柴犬:“汪汪!”

小周:“你看他叫了两下!他说不好!”

仙儿:“里怎么这么没有文化呀!他说的是噎死,噎死你懂吗,Yes!”

小周:“哦……”

 

 

03

兰摧和厉华池一起到的重庆,仙儿公司还有事要处理,接机的任务就落到工作时间相对机动的周公谨身上,小周边开车边想事情,两个不同声线的东北口音在他耳边制造3D立体环绕音效,俊俊惊恐地喊他:“诶诶,小周!红灯啦!”

桑塔纳跟公交车擦肩而过,兰摧觉得自己有点心律不齐:“不是老哥,你这车技让我觉得我还在跟你打绝地求生啊……”

“别吧兰摧,换你玩儿跳伞那车技就已经酿成一桩命案了。”厉华池喝了口车里免费提供的水,咕哝着回他。

周公谨嘿嘿笑两声,把车开到小区便利店门口,钻进去买了包玉溪跟一盒巧克力。老板娘心情好,留住他又往怀里塞了盒维他柠檬茶:“送你了,小李最近挺喜欢喝的。”

“仙儿不是说他戒烟了吗?”兰摧眼尖,见人回来随口问了一句,小周猛踩了脚油门:“没事,慢慢来嘛,我现在一天只让他抽一包,烟瘾犯了就用巧克力和……垫着。”

厉华池一个没稳住被水呛得直咳,没来得及细想周公谨没说完的话具体是什么,表情痛苦地认输:“大哥我承认我小瞧你的车技了,以后搁重庆马路上你就是另一个兰摧玉折成不?”

 

 

04

“小周,过来~”

“干嘛呀!”

“过来嘛~”

小周手机游戏打的正开心,对仙儿的撒娇充耳不闻,直到李先生抓起来猫食盆在茶几上磕得咚咚响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结束战斗,扒到沙发靠背上冲人哼哼:“干嘛呀~”

仙儿抬头冲他笑:“我没烟抽了。”

沙发上躺着的人此刻没有戴眼镜,仰下巴的角度正正好,百叶窗切了一道光叫他盈了满眼的亮晶晶,跟盛了蜜似的。小周看得有点痴,仙儿抬脚去踩他抓着沙发背的手,被回过神的人抢了先机,握住那截白净脚踝低头亲了一口突出的骨头。

仙儿顿时有点臊,脚挣脱他的手在空中虚蹬了一下:“啊老子真的……你是变态吧。”

“没有,怎么可能呢。”小周光顾着笑,才想起来爱人召唤自己的目的,又俯身低头去找他的嘴唇,咬住了慢条斯理地磨,舌尖抵进去亲得黏黏糊糊,仙儿嫌腻得慌,捧着人脸拉开距离:“好了好了,玩你的去吧。”

“真的假的呀,止瘾了?”

“差不多吧,来公公,扶哀家去上厕所。”

“你别叫我公公!!”

来客厅找充电器的厉俊俊:哦。

 

 

05

王大陆提了烟酒过来,周公谨对着堆满瓜子花生水果糖的储物柜犯难,好容易扒拉腾出点位子,一股脑全塞进去。

仙儿有点馋,砸吧砸吧嘴点了个烟屁股,看得小周直笑,拆了条巧克力掰一块儿塞人嘴里:“你是南斯拉夫抽烟屁股狂魔吗兄弟?”

“兄你妈呀。”李先生含着巧克力觉得不是个味儿,拽过来周公谨领子亲他,把化了一半的糖顶进去,和着唾液搅了人一口腔。

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不知道谁首先发出了呕吐声,兰摧玉折面无表情地开始拍巴掌,厉华池别过头去想跟倪莫问尬聊,大娘突然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还没熟悉情况的王大陆有点儿震惊:“你们两个现在都他妈的这么开放了??”

俊俊拿充电线猛插手机的USB接口:“你别说我来了这两天,真的他俩在我们面前差不多啥都干了。”

“怎么了你还有意见哦?那个什么,王大嘴!里的使命已经完成了,里可以回上海了。”

“我他妈屁股都还没坐热你叫我回去,我还打算待会儿吃饭把你俩一起灌趴下呢。”

周公谨咽下嘴里的巧克力,颇有先见之明地去拽仙儿手腕,还是没能制止对方豪气干云地一撩袖子:“喝!他妈的儿不喝!”

 

 

06

KTV包间里仙儿一首《甜甜的》刚开腔就叫聂先生耳根发酥浑身发汗,罪魁祸首还非要把大半重量都放在小周肩膀上,酒精将李先生的嗓子浸得又软又糯,偏偏曲风还轻快又甜蜜。

“我轻轻地尝一口 你说的爱我

还在回味你给过的温柔”

小周忍不住去看他,仙儿镜片后的一双眼睛带着点迷茫笑意,语速极快地低喃问他,“干嘛?”

周公谨想说就看看你嘛,话到嘴边又听见人跳跃的吐字,

“我轻轻地尝一口 这香浓的诱惑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1】

周公谨闷头笑起来,拿手把仙某人头发揉得乱七八糟,极小声嘟囔了一句,“wcnm……”

原本被仙儿要求一同合唱的倪莫问:wcnm。

 

 

注:【1】原歌词为“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07

仙儿头天宿醉的结果是到了早晨头痛欲裂,喝了一晚上果粒橙的周公谨心疼归心疼,还是不得不哄着人起床,豆浆油条小米粥都伺候好了,李先生才从起床气里缓过来一点。老虎在小周腿上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看得仙儿也打了个哈欠,随口问他:“几点了?”

“跟店里约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开车去差不多了。”

周公谨把狮王从餐桌上赶下去,摸摸口袋里的车钥匙,又低头挠挠怀中猫咪的下巴:“小老虎乖乖,自己去跟袋鼠学拳击,爸爸要跟妈妈出门啦。”

李先生笑骂着一脚招呼上去:“滚你的妈妈!”

 

 

08

小周出试衣间就被店员吹嘘得飘飘欲仙,转头见仙儿还穿着临出门随便套上的白T恤靠在墙边看手机。

周公谨晃着无形的尾巴凑上去了,问他:“怎么样?我帅吧?”

仙儿抬眼打量起小周,不得不说周公谨穿西装还是人模人样的,量身定做的衣料跟他的身形完美贴合,宽肩窄腰长腿一览无遗,还剩下的那一点稚气全都收进了正装里。男人正展开右边手臂将他限制在墙壁与自己身体之间,略微下垂的眼角带着点隐晦笑意,天然的低沉嗓音衬得他气声更加性感。仙儿不知道自己该惊讶自家傻子居然会壁咚这种技能,还是该感叹周公谨也有看上去像行走荷尔蒙的一天。

“帅,帅,”李先生的语气一半敷衍一半真情实感,手指攀上小周勉强系好的领带拽向自己,略微抬了抬下巴,唇蹭过人嘴角堪堪停住,又问,“小周你怎么这么帅呀?”

这个距离太危险了,聂先生甚至能感觉到仙儿嘴唇上方细小绒毛与自己皮肤的接触,叫他喉咙收紧脸上升温,呼吸纠缠几个来回,索性不当弟弟,公开场合就这么吻上去。

最后还是年长的先收手。仙儿拉开点距离顺手抽掉小周的领带,白皙手指翻飞几下打出一个完美的结,收拢放进人西装领子里,又恶劣地拍了拍他肚子:“还要请我们的周淑芬在外面稍等片刻呀。”

“别闹你赶紧去!仙美丽!”

 

 

09

“你爸到了没?”

“我爸他,你知道的吧,都一年没跟我讲话了。不过昨天我妈给我带话说,他让我自己别后悔就行。”

仙儿摇摇头又咧开嘴角,“你后悔吗?”

“你这不是逗呢嘛!”周公谨音量一下子抬高,化妆师嫌弃地用粉扑把他一张大脸扒转回镜子面前,小周不满地小声嘀咕,“那我要是、那我要是会后悔我还在这里吃痱子粉啊。”

“你他妈是傻子吗这是粉底!我发现你真地,是个钢铁直男。”

“那我他妈就是钢铁粘鼠板!这辈子只粘住你仙某人!”

化妆师小姐翻了个白眼把用过的粉底放回化妆箱,李先生眼疾手快,“诶诶,这位女孩你等一下啊,让我给我家傻子涂口红。”

“啊??我不涂!我不!!”

“别撒娇啊!别动!”

“老子要用卫生纸把你绑起来!!”

“……李先生,您出去吧。”

 

 

10

“紧张吗?”

这次居然是周公谨先开口,仙某人原本挽着小周手臂,听他说话又放开了,低着头嘴里小声念叨,没有正面回答:“我觉得我刚刚这个姿势好娘啊一点都不爷们。”

“没事,那你牵着我的手嘛。”聂先生笑起来,不由分说捉住李先生的手,手指插进对方指缝跟他十指扣在一起。小周从仙儿手心里感受到一点冷汗,心下了然,于是拿食指点了点他手背,再哄一句,“这没什么嘛,等会儿你跟我走就行了。”

背景音乐的男声唱起来的时候周公谨先推开了门,入眼是满天地的红白色,主持人说了什么仙儿没太听清,只觉得脑袋鼓胀胀的,跟着小周一步一步走过地毯,怎么就想到粉丝曾经很喜欢的一句话,走过三生路,迎娶李叔叔。

他忽然就心中豁然,既然赌上一切要应这场奋不顾身的盛大仪式,就算三生路的尽头是枪林弹雨,握着这个人的手真真切切走上一遭,也算不枉此行。

三鞠躬完毕,抬头的瞬间仙儿看到周公谨的母亲刚结束了跟自家父母的攀谈,女人迎上仙儿的目光,露出一个稍显复杂的神色,最终还是笑起来,眼睛里是跟她的儿子如出一辙的真诚。

“谢谢。”他脱口而出,也不管对方能否听到了,只看见三位长辈站起身点头鼓掌,聂母偷偷比出了一个拇指。

 

 

11

仙儿穿白西装也是好看得要命,小周手里把玩着戒指,余光偷偷打量身前的爱人,最后光明正大盯着他傻乐,怎么也看不够。

“周公谨,聂XX,”仙儿小声提醒他,“撒比,换戒子了。”

聂先生才回神,握起李先生指尖,把那个款式简单大气的银戒往心上人的无名指上一套,还忍不住将他手抬起来亲了口手背。司仪的话筒递到他手里,聂先生不好意思地笑一下嘴上推拒,然后选择凑到李先生边上跟他咬耳朵:“这个戒指里写了我的名字的,以后就跟你粘在一起了哦。”

“哎呀我知道……”李先生耳朵已经红透了,心里说不怕傻子不开窍,就怕傻子太会撩,想想还回答他:“那你也要保护好我的名字哦。”

“那肯定啊!”聂先生还在笑,仙儿欲盖弥彰地别开脸:“喝酒喝酒,交杯酒啊,不是你拜把子喝的血酒,再叫我兄弟老子弄死你。”

“那肯定啊,亲爱的,宝贝,仙宝宝,大老婆,你喜欢哪个?”

“……你他妈还是叫我兄弟吧。”

 

 

12

“你是否愿意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坚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完。

评论 ( 17 )
热度 ( 163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