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慎关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周摧】盖被子聊天还是免了


随便写写,友情向。
邪教教主按捺不住自己的手
我知道我有病!就觉得他俩说话也贼可爱。

正文:


00
如果再来一次,兰摧玉折估计还是会答应跟周公谨凑合一晚上。
单纯睡觉的那种。


01
“你这,兄弟你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啊?”
“我觉着你有病!”
“兰摧玉折你不要闹啊,别闹!”
“你麻痹,白天接机的时候不是你说让我睡你床的吗?”
“是我说的呀!”
“那你搁这儿站着半天不上去你是不是欠蹬??”
周公谨在床边犹豫了半天,期待地看向兰摧:“不然你还是睡沙发吧,我给你找个能盖的。”
刚洗完澡头发都没干的兰摧二话不说先上床了,被子裹得死紧,满怀感情地看回去:“我日你妈。”
周公谨:“……”


02
周公谨梦里正在吃肯德基,打开玉米杯发现里面是QQ糖,然后就被耳朵边上一阵剧烈的咳嗽唤醒了,睁眼看到兰摧鸡窝一样的脑袋顶。
终于睡一块儿了两个人还抢了半天的被子,最后谁都不讨好,各人勉强盖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当做三八线。
半夜醒过来格局又不一样,两个热源自觉凑一窝。周公谨退开一点儿,迷迷糊糊伸手捋了把兰摧脑袋,发根里还是潮的,打个巨大的哈欠说:“你怎么不吹头发啊老铁,我就说年轻人都不会照顾自己的。又不吹头发又不好好盖被子,凉了吧?”
兰摧一口气没提起来,又是一阵咳,也懒得跟他逼逼,翻身卷过被子当蚕蛹。
倒是给周公谨整清醒了,不情不愿下床去电脑边上摸半天,拿回来半瓶川贝枇杷膏,说:“不然你喝点儿。”
兰摧吸吸鼻子问他:“勺子呢?”
“要什么勺子啊你怎么跟女孩子一样!直接喝不就行了,我之前喝几瓶了都!”
“你对嘴喝的?”
“那不然呢?我跟你说直接喝好,让那个药就充分接触你的喉咙……”
“我要勺子!!”
最后周公谨还是给他拿了勺子,兰摧玉折本来就是下垂眼,低头喝药的样子居然有点迷之乖巧。妈的,惊了,周公谨想。
“这玩意儿糊嗓子。”
“哎呀好喝!对嗓子好你知道吧。”
周公谨说着又往床下爬。
兰摧糯着鼻音问他:“老哥你干啥呢?”
周公谨:“吃QQ糖!”
兰摧玉折:“……”


03
等周公谨刷完牙又折腾好久,兰摧想睡睡不着,恍惚还听到周公谨在厕所唱歌,内心痛苦万分。
“其实兰摧你这个人也挺有意思的。”周公谨一边扯被子一边感慨。
“啥?”
“夸你有意思!困啦?”
“废话。”
周公谨还想叨叨,转头见人眼睛闭上了,换成一句:“赶紧睡。”


04
第二天一起打游戏。
仙儿:“你昨天晚上跟摧摧睡的怎么样啊,周周?”
小周:“他他妈的不行,又是感冒又是咳嗽,像个弟弟似的。”
冰心:“不是你们干啥了他又是感冒又是咳嗽的,你俩有问题啊小周。”
小周:“就他妈睡觉啊!两个男孩子能干啥,逗得很。”
仙儿:“(大笑)真的有问题哦小周,我警告你我跟马达是闺蜜,你最好不要对兰摧有什么非分之想。”
小周:“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小心点!”
仙儿:“摧摧!兰摧!兰摧玉镯!你为什么不说发!你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吗?”
兰摧:“我解释你妈!”
仙儿:“哎哟不得了,我等会儿就去告诉我闺蜜你喜欢男的,还他妈是周公谨。”
小周:“你放屁!”
兰摧:“你有病!”



完。

评论 ( 10 )
热度 ( 73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