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慎关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周仙】复燃(六)


奶奶追的连载系列随缘一篇更新。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前文:《没有名字》+(一) (二) (三) (四) (五)

正文:


周公谨醒过来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身旁的位置,床单一片冰凉干爽。他眨眨眼睛爬起来,看到边上的玻璃杯里还摁着两根烟头。
他伸出手指碰了碰它们,再把杯子拿到垃圾桶上方倒倒,然后去洗手间清洗。
喝水的时候还有点烟灰味,周公谨咂咂嘴心想我真他妈有点走火入魔,还是给新同事打个电话:“小高啊,你大学读心理的吧?轻度抑郁具体是个什么病?”
挂了电话只觉得脊背发凉,再喝一口水,满脑子只剩下仙儿的那一句,你害死我了。
我哪里会害你,他甚至觉得有点委屈,我爱你都来不及。


中午门铃又响了,仙某某两手拎着熟食,嘴里一根烟烧了大半截,前边烟烬摇摇欲坠。
周公谨张了张嘴,想问他怎么就回来了,又怕说错话这个人就变成一缕烟飘走再也找不到,只好一伸手把他嘴里的烟头掐灭。
仙儿愣住,直到小周把食品袋接过去,才想起来进屋。
“吃点什么吧。”周公谨往外拿东西,把鸭腿的保鲜膜撕掉摆在餐桌上。仙儿没说话,靠在椅子里点起一根新的烟,似乎疾病剥夺了他的精力,也吞掉了他的活气。
男人突然就记起昨天荒唐一晚时摸到的过于明显的肋骨,将筷子递给他说:“你太瘦了。”
真他妈神奇,周公谨注视着仙儿进食的模样心里想,以前你咋咋呼呼的时候我就想看你,现在你安安静静的时候我还是想看着你。
“你——不上班吗?”
“今天周日。”
“李思呢?”
话题戛然而止。
仙儿停下筷子打量小周,这个33岁的大男人此时此刻表现得如同犯了错的少年,生活留给他的圆滑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他几乎快被逗笑了,手指碰了碰小周无处安放的手,说:“没事。思思感冒了,他妈带他去打针。”
周公谨欲言又止,仙儿终于说:”我总不能带着一脖子牙印回去见我妈。”
还好,还能开玩笑。他松了口气,起身收拾盘子,见男人又点了根烟,到底是没忍住劝他:“你少抽点,抽烟不好。”
意料之中没有回音。
把水淋淋的盘子收好后才听到仙儿说:“待会儿陪我去拿处方药吧。”


说冤家路窄似乎也不太对,总之一眼瞥到那个背影他还是心里咯噔了一下。哪怕知道嫂子是位特别好的人,周公谨也希望她少和仙儿再有交集。
先发现他们的还是李思,只有听到小男孩大声喊爸爸时仙儿才会笑,男人收起自己的眼镜,弯下腰跟孩子低声讲话。
反倒是小周有点不自在,说:“嫂子、嫂子好。”
那人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问道:“怎么来了?”
为什么来医院你没点数?周公谨莫名感到不爽,下意识地口气就了冲起来:“陪仙儿拿药呢。”
女人怔了怔,很快恢复常态,牵着李思的手对仙儿说,XX,那我们先走了。
她的语气那么亲昵自然,甚至没有喊出李先生的姓氏。仙儿平静地笑了笑:“好。”
周公谨胃里直冒酸气,还得客套说嫂子再见,有空一起吃饭啊。


回去的路上他又感觉自己真他妈幼稚,火气来得没头没脑,幸亏另外两个人够理智,不然尴尬大发了。
似乎只要碰到仙某人的事他就白瞎了这些年的摸爬滚打,一腔热血上头,再被冷水从头到脚淋个遍。
他当然不是什么圣人君子,也不甘心地想过离开我之后你最好众叛亲离,然后回来吧,我还要你。
突然有种负罪感,仿佛仙儿如今境况都是拜自己所赐。
名堂真几把多,结筋管筋的,周公谨闷闷不乐地想,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十几年了吧周公谨,”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仙儿突然说,”你怎么还像个傻子。”
“那我也没办法啊。”他回答。



章六完。

评论 ( 11 )
热度 ( 129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