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慎关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周仙】复燃(七)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这章比起之前,大概也许是甜的。

前文:《没有名字》+(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正文:


轱辘。轱辘轱辘。
行李箱滚动的声音停了。
女人的身影很模糊,还穿着他们初见的那条白裙子,细高跟踩在白茫茫的地面上却没有敲出声响。
一口气叹得又轻又浅,她说,你偏要取个名叫李思。
他想要第无数次的开口挽留,却发现自己站在原地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我们都知道不对。那个声音突然很近,温软的手抚过他的脸颊。
我走了吧,对我们都好。
他还没来得及伸手去碰飘远的裙角,又被另一股力量限制了手腕,有人在他耳边唤,仙某人。
谁?
这里第一次出现其他人,莫名的恐慌漫过心头,腕部的触觉变成十指交握的力度。
仙某人,仙某人。
仙儿。


他猛地睁开眼睛,剧烈的喘息里见到一张担忧的面孔,仙儿伸手抹了把脸,一片湿漉漉。
另一只手还扣在对方的手里,他动了动没能挣脱,才后知后觉自己整个人被抱在男人怀中。
“……放开我。”
“做噩梦了吗?你都哭了……我看你是真的伤心啊兄弟。”
“……”
“我不叫你兄弟了,叫你仙儿你才能醒,我以后都叫你仙儿。”
“滚你妈的。”
“啊?好不好?那就这样了哦。”
“我经常做这个梦。”
话题换得没头没脑,仙儿把脑袋往小周怀里抵了抵,说:“生病之后睡的少,也很久没做了,我以为不会再有。”
周公谨看着他:“然后呢?”
“今天剧情还变了。”
那个人突然笑起来,仙儿有点恼火:“你笑什么?”
“就笑笑,”周公谨将手臂收紧,说,“赶紧睡。”


到了早晨起床,两个人又心照不宣地对夜里的插曲缄口不提。
仙儿照常上班,跟前妻约定暂且由她照顾刚上学的儿子。学区房是不能去了,另一套房子在出租,仙儿又不愿意去母亲那里。离异已经让这个坚强一辈子的女人添了半头白发,他实在不忍心再劳人心神。
一合计还是周公谨这里合适,仙儿将租金给小周的时候他没敢不接,但男人想来想去还是退回一半,理由冠冕堂皇,我们这算合租!
傻逼。仙儿含着周公谨递来的药片,吞下去一口温水。


“诶,仙儿,我们去蹦极吧。”
仙某某半天没说话。周公谨自讨没趣,把脑袋缩回手机后面继续跟经理聊人生。
自同居后仙儿态度比之前好了不少,情绪却很难摸清,小周只敢顺着毛摸,供着哄着,该吹水的时候比谁都能唠,一看对方没了意思就乖成河马。
周公谨腾出了一个房间给他住,工作结束的空闲时间仙儿就习惯待在里面,双休日他回去陪李思,算来算去两个人也不会有很多交流。
难得这周末李思要参加竞赛,仙儿倒闲下来,小周该是打着算盘陪他散心,热脸贴冷屁股居然也没有怨言。
仙儿叹了口气去拿外套,手指敲敲男人肩膀说:“走吧。”


多年前他们来过这里,小周眼睛一闭心一横跳下去了,仙儿还在下面笑嘻嘻拍照。现在物是人未非,偏偏让人觉得消受不起。
仙某某手心都是汗,被那个男人打开拳头攥住手指,也无心去管是否被人占了便宜。就不该心软陪周公谨过来,仙儿自己站上去不敢跳,竟然被撺掇着答应玩情侣蹦极。
工作人员还在指挥,手环上,哎对,脸贴脸抱紧点。仙儿下意识瞟了眼脚底,喉咙里哽了一声更害怕了,小周抱着他的手也有点抖,但异常坚定。
“没事,别怕。”他听到周公谨轻声说,然后耳边只余尖锐的风声。
那一瞬间脑海里什么都不剩下了,人事物飞快地从眼前掠过甚至不存幻影,仿佛世界都在呼啸着离人远去,只有身体相贴的温度还是真实的,抛开一切像是与人一同赴死。
有那么一刻他想,还不如这么死了吧。


再接触到地面才彻底让魂魄归位,仙儿看着小周,周公谨脸上也是惊魂未定,注视他的眼睛里却有一团火。
仙儿突然很难过,说:“快走吧。”
“怎么了?”
“我想哭。”
“怎么了。”小周又问了一遍,眼神沉下一点,但还是亮的。
好似永远不会熄灭。
他的眼泪唰就下来了,慌不择路地远离人群,在角落被人拽进怀里,断续地解释:“你知道的吧,我这个病,会莫名其妙流眼泪,没有原因的。”
周公谨摸着他的头发说:“我知道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



章七完。

评论 ( 12 )
热度 ( 128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