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慎关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周仙】复燃(八)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前文:《没有名字》+(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正文:



回去的路上仙某某说:“我想去纹身。”

周公谨没转过弯来:“啊?”

仙儿熟练地点上一根烟,又说:“纹身。”

小周记得医生嘱托说烟酒会影响治疗,盯着烟上的火星看了好久,还是回:“真的假的?你不是怕疼吗?”

“怕啊,所以就弄一个小的,两三公分的。”

在他们最亲密无间的时光里,仙某某也不止一次提出要去纹身,他描述的理想中大拇指大小的老虎纹身让大家乐不可支。周公谨希望他现在也能开心的时候就纯粹开心,于是舔舔下唇说:“没事,想去就去呗。”

“那你要陪我噢。”

比较先前仙儿对他的亲近避之不及,周公谨没想到他会有这种要求。他有点惊讶地看了男人一眼,视线停在他夹着半截烟的指节上,说出口的又是:“好啊,这么怕?”

那人答非所问:“以前很多想做的事都没做成,挺遗憾的。”

凭着对仙儿的了解周公谨知道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了,他把手插进口袋里抬头看了看天色,听到男人吐烟的细微“嘶”声,说:“我们去吃火山岩吧。”



后来一个星期也没见仙某某再说这件事。

周公谨在长沙有笔生意,出了个短差去确定定金,到了周末回重庆家里已经没人了。他撕开以前给李思准备的旺旺雪饼,叼在嘴里给仙儿发短信:我回来了。

仙儿:好,等我。

小周没细想是什么意思,洗了个澡就爬上床打算跟被子缠绵到天荒地老。

居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脑子发昏,听到仙儿在房间门口说:“醒了?”

他看一眼手机时间在九点半,顶着一张睡懵的大脸问:“你怎么不上班?”

“请假了啊,”仙儿回得云淡风轻,“你不是答应了陪我去纹身。”

还真去啊。周公谨觉得仙儿的态度有点微妙的变化,但他说不出来,只能抓起衣服囫囵往脑袋上套说:“你等等啊。”

他们挑的一家新开的小店,店里干干净净的,纹绣师也长得干干净净。仙儿临到开始又有点怂,开口第一句话:“痛不痛?”

小姑娘笑盈盈说:“您做的是半永久的小纹身,不会痛的。”

声音真好听,周公谨免不了多看了她几眼。他一向对温柔漂亮的女孩子有天然的好感,这些年也不是没谈过对象,却偏偏进行不到亲吻的下一步,他才知道这种喜欢是没有欲望的。

仙儿挑了心口偏上锁骨靠下的位置,小周瞅着那人解开衬衣扣子,女孩子轻车熟路往他皮肤上敷稳定剂。等待的半个小时他们随口闲聊,周公谨讲到那个娘唧唧的经销商又没忍住开始瞎吹,仙儿嘴角带点笑,那边小姑娘已经笑得不能自已。

用单针头在蜡纸上画的时候女孩子突然说:“你们感情真好。”

气氛安静了三秒钟,仙儿说:“小周我想抽烟了。”

周公谨低声笑了一下,摇摇头回答:“忍一下吧,没烟啊兄弟。”

“那你帮我买一包嘛。”

最后还是答应说去去就来,这一走居然耽误了不少时间,小店附近连个便利店都没有,小周找了挺远才买到烟,等回去纹绣师已经开始用消毒绷带包扎纹身了。周公谨打量半晌那个方正的汉字没考虑出意义,把烟递给仙儿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看了人半裸的上身好久,他吸吸鼻子不太自然地移开视线,嘴上说着:“怎么有点饿啊。”



完事了两个闲人跑到鹅岭公园去逛,工作日加上午休时间基本没有人来耍,仙儿步子迈得拖拖拉拉的,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根烟在他手指上快烧完了也只嘬过一口。

周公谨突然问:“你纹个’用’字是什么意思?”

仙儿正走到树荫底下,闻言抬头神色还有点茫然,反应过来哦了一声,居然自己笑了,他指指心口,说:“以前没用,现在有用。”

完了还补充一句:“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流批?”

小周偏偏就觉得别有深意,他不知道自己出差这一个星期仙儿过得如何,但他能注意到男人终于有点神采的眼睛,那双深褐色的眼眸在镜片后微微眯起,透着狡黠和久未见的灵气。

仿佛心尖都痒了起来,蝴蝶展翅在他胃里掀起飓风。周公谨鬼使神差上前一步,把仙儿困在身体和树荫围墙之间,低头在人耳边叮嘱,声音却温柔得像诉说情话:“以后别抽烟了。”

仙儿不答,扬起脸看着他。

“我要亲你了。”他听到自己说。




章八完。


评论 ( 18 )
热度 ( 127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