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慎关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周仙】复燃(九)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前文:《没有名字》+(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正文:


“心上人?”
“说不上。”
“忘不掉的人。”
“差不多。”
“我才刚刚画完同字框,不如换成‘用’吧。”
仙儿看着她,觉得老板娘真有意思。女孩子眨眨眼睛:“既然不是心上人何必放在心上?”
她还说:“忘不掉那就是用心了呀,我嘴笨,表达得不好,你不要介意。”
只是用心有什么用,仙儿说:“那你纹吧。”
莫名其妙,突然叫人兴致全无。他甚至觉得很可惜,模棱两可的作品总归是失败的,仿佛作践了谁的一片真心。
他试过用心经营一段婚姻,或者谈一段感情,有用吗?
但周公谨给他带回了半包烟。新拆盒子的塑料膜还整整齐齐的,一半内容物不翼而飞。
他又觉得,可能有用吧。


另一个人的气息如此之近,嘴角的触感把仙儿从走神里拉回来,他才意识到他们在接吻。
开始还是浅尝辄止,唇贴唇一触即离。小周半阖着眼,感觉到仙儿一只手轻飘飘搭上腰间,于是伸手按上他的后颈再次吻上去,牙齿撞到柔软唇肉时仙儿“嘶”了一声,格外顺从地打开牙关让男人的舌尖抵进口腔。
周公谨的吻技不算差,也没什么亮点。规规矩矩地从他上颚舐到口腔侧面的软肉,然后追着舌纠缠,带着点克制和小心翼翼。仙儿有点受不了,推推男人想要说话,被周公谨扣着下颌再来往一通,这下才感觉到他的侵略性,仙儿被亲得舌尖发麻牙根泛酸,气都没办法喘匀,小周才想起来放开他。
聂先生问:“刚刚在想什么呢?”
“你最近看的那部电视剧叫什么?”
“《带你走》。”
仙儿笑了一下,耳尖还泛着红,说:“好啊。”


两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突然被点燃了某种事隔经年来的情怀,家都不回了,就要打飞的去长沙,网上买票来得及吗?索性仗着人少直接去售票大厅。
候机时间刚刚够耗着吃一顿下午饭,周公谨嫌饭馆的宫保鸡丁饭连辣椒都是甜的,抬头见仙某某一根一根地吃面,觉得他唇角沾的红油都透出可爱。
这可能就叫走火入魔,小周忍不住问他:“我们这算私奔吧?”
“你用词怎么这么恶心。”仙儿头都不抬。
“你今天吃药了吗?”
“我好得很,不是说抗抑郁药越吃越抑郁吗。”
“放屁,”周公谨说,“那就是没吃呗,你还抽烟,越抽越抑郁。”
“放屁,烟都给你他妈收了。你还给我。”
“放屁,我已经连烟带盒子一口吞了。”
仙某某忍不住翻个白眼,再吸溜吸溜吃几口面:“老子懒得跟你扯。”


有电话打过来,仙儿看也没看把屏幕按灭了。
手机持之以恒地响,他终于接起来问,“喂?”
“你个哈儿做撒子不接电话!”
李先生倒吸一口凉气,身子都坐端正了,说:“跟…跟朋友在外头耍呢。”
妈妈跟他唠叨半天,最后强调说,明天你要是不去小剧院,胯子都给你拗断。
仙儿目不转睛看着碗里飘的一层辣油,低声答应,好。
挂了电话,周公谨问他:“怎么了?”
“李思明天要演儿童话剧,我妈嘱咐我去捧场。”
“啊?那快登机了呀。”
“我能不去看吗?”
周公谨哑然。
仙儿攥着手里崭新的机票,觉得四百多块钱买了个清醒。
有用吗?
他嗓子痒得很,却没有烟抽,一瞬间什么心情都没了,说:“小周。”
“嗯?”
“陪我闹这么久累不累?”
周公谨又气又好笑,打心底佩服那些什么心理医生,心理素质真的好,换他早被逼疯了。
他反问:“你觉得呢?”
“我想开心点。”
“我他妈也想你开心点!”
仙儿被吼得一愣,然后给男人一下拽进怀里。周公谨下巴抵着他肩膀,结结实实叹了口气,说:“别想太多了,越想越郁闷。”
“走吧,带你走,带你回家。”



章九完。



题外话:
下章开车!
回头看看我这个系列,私设巨多,先半架空了一个十年后,加了个娃娃和前妻,又安了个心理疾病,写的我头都要秃了……
其实文笔拙劣,发展到现在仙儿已经能把某些深层的东西展现给小周了,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那种心境的波动。先这样吧,谢谢你们的阅读和反馈!
被表白会爆炸乱害羞,所以不怎么回评,但是请不要放弃评论和探讨剧情啊!!毕竟读者一个个都是哈姆雷特,有的脑洞比我还赞!
爱你们,摸摸达。

评论 ( 23 )
热度 ( 140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