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混乱邪恶,排列组合,慎关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明君】随便取个名字


Ming x Letme,十分ooc。
看清攻受真的,我开始了。

正文:



“……这什么操作?”
严君泽的话成功让辅助从他的肩窝里抬起头,史森明撑在他身上,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严君泽,直把对方看到毛骨悚然。上单爸爸咂咂嘴,又问一句:“什么意思?”
小孩子终于还是没忍住咧出一口白牙,边笑边反问说,“你说我什么意思啊。”


严君泽松了一口气。这个小辅助说傻也傻,招人喜欢是真的,比赛输了反过来安慰队友的还是他。但史森明不是没有脾气,沉住面色的时候眼角也会带着少年人的戾气。
那也还是比我聪明,严君泽心里想。
不像上单往往面对镜头手足无措,史森明不论害羞傻笑还是玩梗都恰到好处,姐姐们对着他春心泛滥,傻明傻儿子喊的得劲,还有狗皇狗妃互动时的尖叫。史森明照单全收,最后嘿嘿一笑,“那肯定选林允儿呀。”
李元浩偶尔一次抱怨说gay虎都是粉丝们给他艹的人设,史森明玩着手机头也不抬,说,那我也是啊。
当时正在排位的严君泽不知道为什么悚然一惊,青钢影带着仙女护符传送上线,逼逼机对着无人连麦的话筒惊叫一声,哇心态崩了心态崩了,玩不了了玩不了了。
他也不是一定要把单排玩成五黑的效果,刚来RNG他甚至连塔被破都不会吭气,被风哥盯住好一通调教。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够优秀,虎父犬子的carry点摆在那里,绝食型打野横扫野区,小明的配合也时常令人眼亮,算起来最容易被忽视的还是不吃资源的蓝领上单。单人群口相声算是在风哥的要求下激活过度的产物,渐渐的居然也感觉到了被艹人设的无奈感。


所以不怪他最开始被小孩子表现出来的傻蒙蔽了双眼,直到严君泽被堵在基地的厕所门口,下腹尿意汹涌,史森明仰着脸看他,神色让上单觉得眼熟,恍惚想起辅助琴女单杀对面打野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这什么意思我的天,我最近也没得罪他啊?严君泽心里小声逼逼,然后眼见着小辅助突然笑开了花,说,君泽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完了这让人怎么回答,我真的好想上厕所。哪个史森明的女友粉说他是兔子的,小狼狗还差不多,哇你见过他亮出牙来吗,贼凶。严君泽心里跑过无数火车,最后剩下一句。这一波反向gank,心态崩了。


喜欢得莫名其妙,在一起也莫名其妙。导致刚开始上单还有点躲着辅助的意思,李元浩走过史森明身边在他一马平川的胸上摸了两把,随口问:“你跟君泽吵架了?”
“没有啊,”小明傻乐,“就我们俩在一起了,他就这样了啊。剩下的我不说了,你自己想。”
中单吓得不轻,转头就勾着打野的肩膀跟他八卦,刘世宇喝了一口李子园,说小狗早告诉我了。
李元浩觉得委屈,明明是五个人的游戏,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其实严君泽象征性逃避一下也就释然了,反正没什么不好的,还多一个不嫌自己吵的双排对象。想通的上单爸爸觉得神清气爽,打算明天就带辅助出去吃饭。但放任他纠结了几天的小男朋友没沉住气,当晚就爬上了他的床。
现在严君泽躺在小孩子身下脑子转的飞快,从寥寥无几的恋爱经验想到史森明的年龄,左算右算好歹成年了,居然还有点庆幸不用三年起步。
但这个架势怎么看怎么不对,史森明在他脖子上又啃又咬,严君泽觉得痒,伸手推推他肩膀,小孩子的嘴角就立马垮下来。上单跟辅助对视半天,只能捂着脸躺平,说算了算了,随你吧。


两个处男都没坚持多久,也没尝到太多乐子,心理上的满足感倒挺真实。严君泽洗完澡在床上窝着不想动,史森明挤过来抱着他的腰往怀里钻,上单低头去看辅助的脸,小孩子盯着他直笑,瞳仁亮晶晶,耳朵红彤彤。
小明还是好看。严君泽突然觉得腰酸屁股疼也没那么难受了,想想还是过去亲一口他泛着水光的嘴唇。
史森明愣半天,低头拽着严君泽漂亮的手指掰来掰去,说,你明天请我吃饭啊。
被上就请吃饭了吗,还有这种操作的吗,这波血亏啊兄弟。严君泽表情有点空白,史森明已经兀自笑了半天,说:“没事啊我就开玩笑,我已经吃饱了。”
听懂了这句话的上单爸爸第二天组排撞车中单抢了李元浩三个蓝。
蜜得虎:???



完。



题外话,本意是开车,然而写一半车轱辘飞了
君泽的手真好看,我吸爆。

评论 ( 6 )
热度 ( 62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