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JEWNICORN】TOO(RPS)



这两天真的心如死灰,试图死灰复燃。 

私设卷老师没有娶妻生子。 

12号早上准备挂最后一科,先立个Flag在这里,开了个头的幽灵车,不知道有没有后文。(你) 




Andrew开门的时候客厅里没有留灯,他有些意外地往卧室的方向看了看,捕捉到门缝里透出的橘色灯光后又安下心来,然后换了鞋轻手轻脚走进房间。

Jesse还在埋头修改新的剧本,看到他侧脸的一瞬间Andrew依然克制不住地露出笑容。他爬上床去拥住Jesse,将胸膛贴上恋人弓起的脊背,附带一个吻落在Jesse的鬓角。

Jesse终于回过神来,他侧头看向Andrew的目光里带了点被打扰的味道,撇了撇嘴角声音很轻:“Andrew。”

“我想你了。”Andrew收紧了扣在Jesse小腹的手臂同他耳语,后者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单音节算作回应,看起来大半注意力还在他的手稿上。

Andrew有一点吃味,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Jesse整个人靠在自己身上,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Jesse,我很想你。”

Jesse耸耸肩,笔尖划去了女主角的一整段念白并且在旁边记录下几个单词,声调平平语速倒是一如既往:“如果你指的是你去了深夜秀并且再一次亲吻了一位同性之后,好吧。”

Andrew飞快地眨眨眼睛,后知后觉意识到了心爱的卷发先生今天一系列反常的细小举动的成因。于是他伸手去把怀里人手中的笔夺过来顺便拿走了那个小本,把它们一齐安置在床头柜上,又回身面对面抱住Jesse跟他抵着额头,脸上的笑容大到收不住:“嘿…你在吃醋?”


Jesse没有立刻回答,这下Andrew彻底收不住他的笑了。不能怨Andrew,毕竟这种情况真的很难得,Jesse往往是他们当中更理性的那一个,他总是能让他们的关系维持在一个平衡,并且把对彼此的影响减到最小。但Andrew最近对男性和女性友人们接二连三的“亲密举动”显然对Jesse造成了影响,而且还不小。


Andrew是故意的。当你自己忙的不可开交的同时,你的男友也是一位工作狂,并且难得的私人时光还经常会因为工作而降低质量,你也会想出一些引起恋人注意的方法——比如那些亲吻,拥抱和掌声,即使Eisenberg绝对不会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看起来Andrew的小计划成功了,现在他该做的只剩下安抚,用他自己喜欢的方式。

Jesse对于Andrew帮他脱掉衬衣的举动没有什么异议,只是盯着他的斑比眼看了半晌才叹口气,语气比刚刚放软不少:“其实你不用这样做,Andrew。你知道如果你要求的话我不会拒绝你。”

“但有时候不拒绝不代表你想要。”Andrew能够想到他的男友到底有多聪明,所以意图被看穿后也并不觉得的意外。他只是低头又笑起来,凑过去跟Jesse嘴唇贴着嘴唇舌尖抵着舌尖交换一个黏糊糊湿漉漉的吻,缠绵又热烈似乎在空气里点燃了荷尔蒙。

“我很想你。”Andrew说了第三次,他的吻转移到了Jesse瘦削的锁骨上留下一圈咬痕。

Jesse终于翘起一个微笑,伸手拽开Andrew的领带,手掌覆上他的脖颈指腹贴在皮肤,感受着动脉跳跃的力度,声音带了点情欲的暗沉:“我也很想你。”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54 )
  1. ryeong一芥 转载了此文字
  2. ryeong一芥 转载了此文字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