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JESSEBROS/MILEX】DEPENDENCY


Mike/Lex向卷西脸水仙,斜线有意义。吃我安利!

来自点文,顺便带一点文风尝试。


梗源:病友三十题No.10依赖症

分级:R

预警:骨科,三观不正。

正文:



Daniel是最早发现他的两个兄弟之间的关系已经逐渐偏离正常的人,魔术师对细枝末节的事情尤其敏感,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一位心灵操纵者。

而Mike注视Lex的眼神太过火了,让他想到神明脚下的信徒和内河的磷火,扭曲盘桓酝酿着虔诚、谮越以及攥紧到扭曲的占有和欲求。这个木讷的弟弟同他们的血亲羁绊是最浅薄也最容易摧毁的,他失去过二十年的人生,在重回这个家庭之前,他除了被改造过的精通武器和杀人手法的大脑以外一无所有。Daniel无意知道Lex是如何找到Mike的,但LexCrop和CIA有一些情报关联听起来也说得通。

Lex看起来也常常对血缘关系感到厌烦,到了Mike身上同样失去效用,他抚摸Mike脸颊的动作就像对待一只驯服的猎豹,或者用Lex自己的比喻来说,撒旦的帛曳。只不过Lex并没有像对待其他人一样让Mike“物尽其用”——所有人都能看出来Mike对Lex有一种盲目的听从,Lex却出乎意料地没有让这部隐形的杀人机器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Lex甚至帮助Mike戒掉了毒瘾,Daniel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此后Mike几乎和Lex寸步不离,连LexCrop的商业会议Mike都在场。Lex放任这种情况的发生,直到后来发展为同床共枕,Mike将他的房间让出来堆放Daniel的魔术用具。

让Daniel彻底确定他们把禁忌的界限踩进土里的事情发生得及其自然。在某一个早餐时间Mike端着他的空盘路过Lex,接住对方递来的空杯然后弯身吻上了Lex的嘴唇舔掉他嘴角的奶渍。Daniel为此被一勺沙拉呛到,收获了Mark疑惑又鄙夷的目光,只能摆摆手示意什么都没有发生。



Mark发现他们关系的时机则更加微妙,他不过是走进卫生间去拿他的牙刷,就无意间撞见了浴室里的光景。

洗手池的镜子碎满一地,反射的光线歪歪曲曲拼凑出Mike的背影。Lex有一条光裸的腿搭在浴缸边缘,另只脚踩在Mike的肩头,整个人被Mike挡住了大半,但依稀可以看见浸在水下的布满暗红色吻痕的胸膛,水面上的肩颈已经没有称得上完好的皮肤,锁骨上一圈牙印甚至渗着血。他眼里弥漫着一层水汽,湿漉漉的金色头发贴在绯红的颊边,随着Mike激烈的动作掉下来几绺,嘴唇开合毫不掩饰的呻吟里掺着两分故意和八分极致的欢愉。

Mike显然为这样的Lex着迷,以至于他短暂失灵的特工嗅觉根本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存在。Lex倒注意到了他最小的弟弟但丝毫没有上心,Mark面无表情地拿走了牙刷,并且在临走前跟Lex对上视线,用眼神传达出对这种奇怪的兄弟情趣的敬谢不敏。

Lex冲他笑了一下——在他被自己的亲弟弟操到连一句完整的“Mikey”都说不出来的情况下,对着目睹这一切的Mark露出微笑,抬起手挥了挥像是作别。Mark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有一道横亘掌心的长伤口,一刻不停地往外淌血,那些鲜红的液体随着他抚摸的动作在Mike的背后留下伟大的画作,像是献祭又更似救赎。

反正事后料理这些的人选是Mike,想到这一点的Mark只是耸耸肩膀,然后转身退出了这个本不该有额外多一个人的场合。



两个不稳定因素的结合催生出一种微妙的平和,现在每个人都习惯了Mike对Lex近乎病态的依赖和他们的形影不离,仿佛真正意义上的血脉交融。

Mark向来是没什么所谓的,Daniel的隐忧也没有持续很久。他在一个失眠的夜晚去客厅找水,路过他们两个人的房间给予一瞥,发现Mike居然蜷缩在落地窗前睡着了,脑袋枕着Lex的大腿。Lex一动不动对着窗外寂静的城市,月光偷偷染了他发顶的金色,那个背影显得不可思议的宁静和安稳。

这个时候Daniel忽然觉得,他们或许有某种意义上的共同依赖症。




END




一些科普:


A.依赖症是指带有强制性的渴求,追求与不间断地使用某种或某些药物或物质,或从事某种活动,以取得特定的心理效应,并借以避免戒断是的戒断综合症的一种行为障碍。

B.情感依赖症是指过于喜欢或者寄托过多个人感情于某个人或某件物品上,一旦失去就难以适应等表现,可引发焦虑和抑郁。

C.共同依赖是一种情绪现象和行为现象,影响一个人建立健康的、互相给予满足感的人际关系的能力。由于有共同依赖特征的人往往建立或长期保持单向的、打击破坏情绪的、虐待性的人际关系,共同依赖也被称为“关系成瘾症“。

评论 ( 8 )
热度 ( 66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