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TSN/EM】Mr. & Mr. Saverin(Ch.01)

写在最前:和 @衍不知_拖延症患者 的联文。

史密斯夫妇AU。


正文:

 

 

-Mr. Saverin,我原本以为你们两位会一起过来这里。

“是的,我是说工作原因,一位程序员和一位商人的作息总有些差异,现在是我的空闲时间。”

 

-你告诉过我Mr. Zuckerberg并不赞成进行婚姻咨询的提议?

“Well, yes. 但我告诉他这和企业年检是一个道理,最终他接受了。”

 

-好的,那我们开始吧。

 

-从一分到十分,你会给彼此之间的感情打几分?

“……八分。”

 

-你知道我们不是商业和谈,不需要谈判时的乐观估值。

“我知道,八分。”

 

-你们多长时间做一次爱?

“抱歉?”

 

-你们多长时间做一次爱?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好吧,或许对于婚姻咨询来说。我不知道答案,这不像年检一样固定。”

 

-不如说说这一周?

“算上周末?”

 

-算上周末。

“一次。” 


-听起来不太乐观。

“不,只是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难吻合,唯一确定是我们一定会共进晚餐。”

 

-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笑)噢,那是在…墨西哥。”

“坎昆,五年前。”

 

 

墨西哥坎昆,五年前。

 

 

Mark从来不觉得在任务结束后选择集体外出度假是个好主意,更别提会有人把地点定在坎昆海滩,仿佛他们一天不把脑袋悬在刀刃上方就会浑身不自在。

他明智地决定待在阳伞下边鼓捣他的电脑,他的同僚们总觉得他过于尊敬自己在阳光底下的职业了,即使他此时依然拒绝进行日光浴之类的活动。

“拜托,Mark!你就不能放过你的笔电吗?它维持最大亮度已经超过一小时了,你还没有收到低电量提醒?”

Mark耸耸肩坐直身子将笔记本搁在膝盖上继续将键盘敲得啪啪响,盯着屏幕伸手够来柠檬水咽下一口:“我的电脑很好,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女孩的比基尼上吧,Dustin。”

他没有得到回应,在那杯柠檬水被放上沙滩桌的瞬间他的电脑也离开了他的膝盖,接着两双手将他的胳膊提起来让Mark整个人被迫起身,然后在他反抗之前把他扔进了海里。

Mark的脚重新踏上珊瑚风化而成的软绵细沙地时,同行的所有人的笑声都再不加掩饰。卷发青年全身都湿透了,发尾滴滴答答落着水,瘦削胸膛随着呼吸起伏,沙滩裤贴在他少见阳光的苍白大腿上。他皱皱鼻子张嘴刚要说话,就有一群全副武装的人们占领了海滩,Mark用眼神询问离他最近的Alice,女孩小声告诉他有人动了这群黑帮运送的一批武器。

他们在挨个搜寻独身的人,Mark只是走过他的同伴回到他的沙滩椅上,眼神里写满了对这群人的不屑:“如果他们觉得沙滩裤或者女士泳衣里能够藏匿步枪,那么这次行动很有意义。”

“Mark. ”Chris发出一声警告示意他不要在这种时候惹麻烦,Mark却歪歪脑袋看着不远处一位正在被询问是否拥有伙伴的棕发青年。直觉告诉他这是个企业家,不然你没法解释他配合着沙滩裤也依然一丝不苟的头发。

“噢,呃……当然。”企业家不算明显地四下看了看,最终选择向Mark走来。他伸手极其自然地勾住了Mark的肩膀转头冲人笑了笑,被压低了的嗓音依然让聆听者的耳膜感到舒适:“帮我个小忙,我不想卷入麻烦。”

Mark下意识想要拒绝,他没有那么多的信任和善良分给陌生人,但当他的目光撞进那抹溢满真诚和担忧的焦糖色时,本应说出来的话语却改变了意思:“是的,你刚刚做什么去了?”

“只是去了趟厕所,距离这儿可真够远的。”青年愉快地接过了话头,余光看着那伙人离开才如释重负地放开了Mark的肩膀——Mark也为此松了口气,他不喜欢肢体接触,尤其是和陌生人——然后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多谢你的帮助,我是Eduardo。”

“Mark. ”他回答。

 

 

Eduardo最终留下来和他们共同参加一场人们自发组织的篝火晚会,杀手先生和小姐们为了正常人的快乐而忙东忙西,Mark对此同样不屑一顾。笑话,为什么在墨西哥的狂欢要被硬生生取名为加勒比之夜?Billy式幽默向来让Mark不愿苟同,但Dustin抢夺烧烤的阵势确实很像一位海盗了。

“为什么不加入他们?”Eduardo穿着一件花衬衣,脑袋上还有一个滑稽的草帽,摇晃着前行来到Mark跟前。不得不说这看起来很蠢,Mark却抿了抿嘴角几乎要笑起来,不过在他一向缺少表情的脸上并不明显,甚至还显得有些寡欢。他歪歪脑袋单手举着酒瓶吞下一口啤酒,插在灰色GAP帽衫口袋里的手指动了动:“如果Chris不威胁要把我的电脑扔进海里,我对于‘坎昆之夜’甚至没有对星战之夜的兴趣大。”

Eduardo又开始笑,Mark无法理解一个人为什么能如此轻易地被自己逗笑,毕竟大多数时候人们会觉得Mark的说话方式刻薄又无趣——况且Eduardo的笑容看起来绝不廉价。

“Come on Mark, 跟我们一起来。”Eduardo伸出来一只手递到Mark跟前当做邀请,Mark盯了那些骨节分明的手指几秒钟,然后迅速抬头看着对方。他温柔的褐色眼眸里是试探又不容拒绝的闪光,Mark最终伸出手轻轻放在Eduardo的手上,接着被他拽进了篝火边疯狂的人群里。

 

 

Mark不记得在过程中他有多少次踩到了Eduardo的脚,巴西青年却始终保持着他的好脾气和礼仪。总而言之这次经历勉强称得上愉悦,谁都知道有Eduardo的功劳。

“Marky Mark, 你真的注意不到Eduardo看你的眼神吗?我敢打赌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都会为了这个眼神而跟他度过一晚,他中途跟你一起离开的那段时间我甚至觉得你们要去找个房间了!”Dustin的说法更加添油加醋,而实际情况是好心的巴西人怕喝了不少酒的Mark找不到路(即使Mark说了无数遍他不会喝醉也没有用处),所以陪同他去了一趟厕所。

“闭嘴吧,Dustin. ”Mark对着他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翻了个白眼如是说,然后有一条好友申请从他的Facebook界面跳了出来。

Saverin这个姓氏让人觉得有些眼熟,Mark动动手指按下了同意键。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1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