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TSN/EM】Mr. & Mr. Saverin(Ch.05)

和 @衍不知_拖延症患者 的联文,史密斯夫妇AU。

这章里二人终于以秘密身份相见啦。

前文:01  02  03  04

 

正文:

 


       Mark拎着一瓶啤酒从厨房走出来,就眼见Eduardo穿着他闪亮的三件套战衣正在换上皮鞋,他打开酒瓶递到唇边吞咽一口液体,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耸耸肩膀:“今天是周日,你的工作越来越忙了。如果工作压力是导致你用餐时间分心并切到自己手指的原因,你应该炒掉那些一无是处的合资人。”

     “我的生意伙伴令我满意,Mark,在公司走上坡路的时候谁都不该掉链子。别再提我的手指了宝贝,把钱夹递给我,please? ”

     “这只能说明你的合资人无法承担除了完成最基本工作以外的责任,我的建议不会改变。好吧,回见。”

      Eduardo揣好钱包出门,Mark沉默地喝着啤酒,钴蓝色眼眸一眨不眨,注视着百叶窗切割下的外界风景,直到属于巴西人的黑色轿车离开了他的视野,Mark才拿上电脑包走去地下车库,往相反的方向驱车而去。

 

 

-你好,Dr. Reagan.

“Dr. Reagan, 谢天谢地你接了电话。很遗憾我需要取消这一次的见面,我收到紧急消息,我需要出一趟差。”

 

-这没什么,Mr. Zuckerberg同样推掉了这次的会面。

“Mark? 他还没有告诉我,无论如何打扰了,抱歉。”


-那么愿你们的工作尽快得到完美解决。

“谢谢。”

 


       久有年代的房屋上布满枯死的爬山虎,从中窜出几株圆柱状的幼枝,一点新绿并没有给坏境增添更多生气,反而像极了上世纪的森严古堡的氛围。建筑外围满是常绿树的阴影,一只猫卧在虬曲枝丫上小憩,车辆悄无声息开进领地,仆从打开车门毕恭毕敬迎接他们的少爷。

       西装革履的青年径直走进屋内迈步上了二楼,老Saverin背手立在窗前,Eduardo在他身后一点的位置站定:“父亲。”

       老Saverin转过身,满头银发却脊梁笔直,嘴唇抿成密不透风的一条线,整张脸没有过多表情但Eduardo能从他的眉眼里读出一丝欣慰:“Cass告诉了我你最近的进展。”

       Eduardo没有觉得意外,他拉开椅子让老爷子坐下,自己站在人身边简单总结近期在新地区发展的成果和未来预期。提到那个新兴组织的时候他沉吟了片刻,然后笃定告诉他的父亲他今天就能解决这件事情。

       掌握大半个黑市的老人家神色松动了些许,深深看了他最小的儿子一眼:“别让我失望,Edu. 你一直是我的骄傲。”

 

 

       “进展如何?”Alice在Mark的手边放下一盒外带食物,坐在她亲力亲为的年轻创始人身边。组织的建立原本只是一帮年轻人的临时起意,后来的壮大速度饶是Mark也始料未及。Sean Parker的加盟成功则让这个骨架不稳的小型势力走上正轨:“顶尖杀手和顶尖黑客的结合,Mark, 这是天才的成果。我们不需要和任何其他势力合作,保持它的洁净,它应该一直这么酷。”

       事实是它真的以不同于其他灰色势力的姿态这么酷了下去,他们来去如风又无迹可寻,只有一个特殊的加密网站会将他们想要让外界知道的动作昭告天下,除此之外你几乎抓不到它的尾巴。

       这次的目标有些棘手,Dustin带领的黑客团体居然不能完全拿下资料破译的部分,看似身世单纯的年轻政客身后有一块幕布将未知的庞然大物遮挡得严严实实。轮到Mark亲自动手以后并没有花费很长时间就越过了防线,一直在Mark数据流外围的Dustin却意外捕捉到一些模糊的信息,他首先通知了Chris关于他们很可能已经暴露的消息,后者立刻开始组织整个团队撤离他们所在的这处安全屋。

      “你已经成功了,Mark, 我们必须得走了。”Chris在催促,Mark却充耳不闻。他的手指敲打键盘的速度飞快,通过了目标人物的那道屏障后还在一层一层地往那个神秘存在的内部推进。

       “Mark. ”“Shut up. ”

       卷发青年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越往深处攻破难度越大,他们的创始人却孜孜不倦地完成解码工作。Mark紧盯着电脑屏幕上快速滚过的无数的人物资料, Saverin这个姓氏在庞大族系里自下而上出现得越来越频繁,黑客把键盘砸得噼里啪啦响,一副再也无心去管外界事物的架势。

       Chris甚至已经听到了不远处汽车引擎熄火的声音,他终于顾不上太多伸手去掰Mark的肩膀:“Mark! ”

       “Just shut the fucking up!! ”Mark突然爆发了,他猛然抽出腰间的手枪重重拍到桌上当做一个严重的威胁,逼迫Chris放弃了劝动他的想法。

       只剩下最后一层,Mark的左眼感到一阵刺痛,他匆匆抬手抹掉眼角汗水却发现手心不知何时也被冷汗浸湿。他面无表情地继续工作,觉得自己在一阵阵发冷,事到如今只有最终那道防线提供给Mark一点微薄希望,尽管结合以前被选择性忽略的种种小事,他的潜意识里已经无法相信Eduardo的姓氏只是一种巧合。

 

 

       门外枪声响了起来,安全屋的门锁发出破碎的呻吟,接着他们唯一的屏障被一脚踹开。训练有素的黑衣人迅速占领了整个房间,和还未完全撤走的一行人举枪对峙。

       卷发的顶尖黑客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那把枪还搁在手边,另一把枪就已经顶上他的后脑,对方抵了抵Mark的脑袋让他把手举到头顶,后者依然一动不动。

       平稳的脚步声随后响起,Alice发出一声中途哽在喉咙里的惊呼,那个Mark无比熟悉的,吐出过无数饱含深情的爱语的动听嗓音里是全然的不可置信:“……Mark?”

 

 

       Mark没有抬头,他看着屏幕上不再移动的画面,开口念出最上层的一个名字:“Eduardo Saverin. ”



TBC

评论 ( 6 )
热度 ( 75 )
  1. 衍不知_拖延症患者一芥 转载了此文字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