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TASM/BVS/蛛莱】LOOK OUT OF THE WINDOW

又名《据说不开车的ABO都是耍流氓》

毫无逻辑,前期卖萌后期跑偏。
OOC,剧情随便看看就行。
对,我来耍流氓了。


正文:

(一)

“蜘蛛侠?这个名字和蝙蝠侠的关系让我想到伊斯兰和修黎,穆罕默德同休斯顿讨论过哥谭的和平吗?”
“事实上,他一直在大都会。”
“大都会,当然他在大都会。好姑娘,但我看向窗外的时候从来没见过飞来飞去的红色紧身衣,红披风另说。”
“Mr. Luthor, 小心*!”

Lex Luthor下意识把视线投向落地窗的外沿,他先听到玻璃破碎的音效,接着红色紧身衣的蜘蛛侠先生直挺挺摔进楼内,这位超级英雄显然没料到打斗时会有普通人站在原地不躲不闪,天知道他的身后还追着一枚火箭弹!

下一秒Lex撞进一个怀抱里,年轻Alpha的气息铺天盖地笼罩了他,让他陡然想起幼年的零星片段。Lex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反胃感觉逐渐涌上来,他在稳住身形的一瞬间就推开了对方,双手叉腰后退两步,脸色变换几下最终停到一个不带任何诚意的笑容上:“一位神总是从天而降,哈,不,你仍然是人类,超级基因是座巴别塔,作用在Alpha身上效果更显著,让我们看看——“

年轻人还在听他讲话,Lex已经伸出了手,一把将男孩推下了LexCrop大楼。

蜘蛛侠大概是第一个被自己救下的人以这种方式撵走的超级英雄。


* “Look out of the window ”:兼有“小心”和“看窗外”两种意思。



(二)

Lex Luthor觉得很有趣,即使这份兴趣没有持续多久。自从他和那位小Alpha接触过以后,总能不时发现趴在新换的玻璃上偷偷往里瞅的Peter Parker——是的,他在那天过后就查出了这个男孩面罩下的身份。

而年轻人显然低估了LexCrop的监控设施,在他小心翼翼贴在窗户上欣赏总裁工作时间的侧颜时,Lex也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Alpha来讲Peter的身体有些过分柔韧,摄像头画面里超级英雄的腰臀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火辣。

Lex在一盒糖罐里挑挑捡捡最后拎出来一颗,将那个小巧的红色剥出包装纸,稍加思考接着跳下办公桌,推开窗户跟来不及躲闪的蜘蛛侠打个招呼,把糖果递到人面罩边,舔舔嘴唇歪下脑袋:“It's cherry. ”

蜘蛛侠大概也是第一个被暗恋对象吓到掉下大楼的超级英雄。Lex耸耸肩膀自己吃下那颗软糖,嘬着手指关上了窗户。



(三)

Lex Luthor再打开窗户的时候Peter又差点失足上演二次坠楼,但总算不是因为惊吓。属于另一个稀少性征的味道潮水一般冲刷着Peter的Alpha感官,他想到新开书卷的油墨味道和红酒的香气,混杂在一起悬在心间,不够沉稳也说不上轻浮。Lex的信息素甚至没有一位Omega应有的甜美,反而带点凛冽,偏偏让Peter觉得那样不可抗拒。

Lex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蜘蛛侠,点下头提一提嘴角慷慨地为Peter做出解释:“Emm…yes, Omega, 但我不是戴维劳伦斯,发情期——”

他伸手将Peter拉向自己,把对方的面罩掀到鼻梁仰头撞上Alpha干燥的嘴唇,毫不费力地打开他的牙关把自己的味道递进人口腔,同时也品尝到了阳光下蒸腾的雨水的气息。不是Lex讨厌的味道,但也说不上喜欢。

Lex放开了Peter,舌迅速扫过他自己的嘴角,将那两片唇瓣浸润得更加鲜艳。他闭眼感受着因为受到了Alpha信息素的影响而更加燥热湿漉的身体,眉梢跳了跳摇摇头若有所思,又带着了然的笑拍了下手掌,把方才的话说完:“就只是发情期,即使它发生的时机出现了错误。现在,Peter Pan, Petey Peter, 我需要你去帮我拿一些抑制剂。”

Peter发誓Lex看到了他腿间紧身衣布料下鼓囊囊的一团,但LexCrop的总裁已经转过身去坐回他的办公椅,脚步看起来分外平稳。如果不是空气里愈加粘稠的信息素,年轻的超级英雄几乎要以为发情期是一个玩笑了。

“好吧,好吧。”Peter小声嘟囔两句,拉下面罩消失在了窗外。



(四)

那个吻以后他们的来往频繁了起来,虽然没有所谓的AO生理交流,但Lex开始任由他到室内闲坐。Peter捧着咖啡跟他讲学校的琐事,Lex常常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却总能在Peter泄气的时候用他难以被理解的幽默感给予一点回应。

这种关系持续到Peter第一次出席上流酒会,确切来说是以LexCrop总裁助理的临时身份。Lex对于这个提议的解释一如既往地晦涩,但他知道Peter无法拒绝。

Lex Luthor一直在和不同的人攀谈,Peter百无聊赖地坐在角落喝一杯柠檬水,看着腕上手表走动的秒针出神,直到一股浓郁的Omega信息素席卷了整个大厅。

这不是正常的发情期Omega的气息,Peter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一点。毫无知觉的Beta们还在高谈阔论,一名Alpha政界要员首先摔倒打翻了昂贵的红酒,然后接二连三地有人倒地。Peter的蜘蛛感应叫得他快要神经衰弱,几个曾经在科学刊物上偶然得来的单词在大脑里形成猜测:神经毒素。Alpha在受到Omega信息素影响时神经元部分受体会出现显著活跃,有一种生物药剂可以趁虚而入抢先同它们发生结合而造成神经的不可逆损伤。Peter分明记得这种药剂早在几年前就被报道已经彻底被销毁,这个时候出现类似的现象只能说明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袭击。

得益于他的变异基因,Peter受到的影响相对来说小得多,仅仅感觉有些体力不支,在场的其他Alpha显然没有他那么走运。场面陷入一片混乱,Omega的易感体质让他们自身难保,只有Beta还有能力对此施以援手,他们开始帮助Alpha转移出这个大厅,很快有警员和急救人员赶赴现场。

Peter竭尽所能地参与救援。在帮助最后一位Alpha躺上担架后,由于暴露在毒素中时间过长,连Peter也有些腿脚发软,眩晕感一阵一阵袭击他的大脑。一名医护人员扶住了他的小臂同时惊呼:“老天,这里还有一名Alpha!! ”

他也被迫搭乘上了急救车,躺在床上的时候Peter伸手拽住身旁一名女士的手腕,声线有些抖却透着莫名的冷静:“其他的Alpha,他们怎么样了?”

“总共有十五名Alpha受到影响,”护士犹豫了一下告诉他,“有三位…已经确认脑死亡。还有八位仍在昏迷中,部分人很有可能永久丧失Alpha机能。”



(五)

Peter听着又一次显示无法接通的电话提示音,把手机扔到床铺上,捂住脸颊慢慢闭上眼。他太熟悉当时的那股信息素了,同他自己的味道没有任何契合之处,却一度让他那般着迷。

如同新开纸张的油墨味道混杂着红酒香的气息。



END




写在最后:
我需要和认真期待这一对的读者们道歉,用这么潦草的短篇投喂大家,委实觉得对不住。
但我自认对这个CP的认知还无法令自己驾驭严肃的中长篇,说到底这两位三观迥异的人很难走到一起。Peter早晚会明白Lex是个疯子,而他们在拯救和正义的观念上又全然不同,写出来实在是一场虐心大戏。所以最终我选择了轻松的写法,好歹让他们的初识可爱一些,毕竟我只负责让他们俩勾兑勾兑,不负责售后(闭嘴。

评论 ( 20 )
热度 ( 61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