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TSN/EM】DO YOU KNOW FASHION?


谋杀墨菲斯系列AU,为新TAG添砖加瓦。
模特!Eduardo / 服装设计师!Mark
真的很甜。

正文:



-Mr. Zuckerberg, 我们都知道你曾经一度不被业内认可,现在作为最年轻的CFDA获奖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如果这让你们获得了具有娱乐性的新闻,那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以及你们的顶头上司,省省力气去找点更重要的消息,而不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提出这种浪费时间的愚蠢问题。”

“实至名归,我说出你们想要的答案了吗?”

“我当沉默就是肯定的意思。”

-

“恭喜你,恭喜,我真为你高兴。”

“但这并不能作为你在我回答问题的时候发笑的原因。”

Eduardo把脑袋抬起来给了Mark一个“seriously? ”的表情,然后将GAP帽衫从时装设计师的脑袋上扯了下来:“‘最性感极客风格’的胜利,我应当为你高兴。况且当初我们决定合作的时候并不被看好,他们说你的风格对我来说过于冷硬了。”

Mark的御用模特正忙着在他的脖颈上留下痕迹,小卷毛仰着头皱了皱鼻子伸手插进Eduardo一丝不苟的头发里:“‘最性感极客风格’?任何事情最终得到好评都会得到类似“最性感”的称呼。这只是一个无用又盲目的赞赏,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肯定。”

他在休息室的桌子上挪了挪,抬起腿方便Eduardo将他的裤子剥下来,在巴西青年修长的手指覆上他下体的时候Mark轻声抽气着继续话题:“显然他们的判断从未正确过,你没必要在乎毫无意义的言论。”

“我知道,明天他们就该说我们是最佳拍档了。”Eduardo跟他交换了一个亲吻,捉住设计师的右手轻轻摩挲着他中指指节上的笔茧,然后将对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现在Mr. Zuckerberg, 试试看将你自己设计的衣服从你自己的模特身上脱下来?”

-

Mark Zuckerberg同Eduardo Saverin的初遇说不上美妙,当时Eduardo正趴在马桶上呕吐,过量的酒精让他丧失思考能力,胃里翻江倒海的时候身后的门竟然打开了。Eduardo无暇思考为什么卫生间的门锁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只能先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末了他颤抖着手指摸出纸巾,站起来摁下冲水然后转身欲走,发现方才的卷发男孩还站在原地。

他看起来并没有到能够饮酒的年纪,短裤帽衫的搭配让他像极了附近大学的计算机系新生。Eduardo冲他露出一个略带尴尬的笑容,结果对方耸耸肩膀率先开腔:“我在等一个最快能空出来的隔间,而没有锁门是你自己的问题。”

Eduardo的大脑还在发昏,他真的没有心情解释门的问题,所以匆匆说了一句抱歉便打算离开,错身的一刹那他听到小卷毛补了一句:“BTW, 你的着装让我想到某种鹦鹉,你了解时尚吗?”

模特先生有些莫名其妙,但良好的教养让他选择了停止这场陌生人之间的谈话,转而帮男孩带上了卫生间的门。

第二天Eduardo在时装秀上再一次遇见了那位GAP男孩,对方面无表情地打量了一遍Eduardo刚从T台上穿下来的服装,伸出手握住递到跟前的右手:“Mark Zuckerberg, 你真的需要换一位设计师,她不适合你。”

“等等,Mark Zuckerberg?FB的那位Mark Zuckerberg?”Eduardo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位时尚界新锐已经抽回了手:“我创立了FB,有什么问题?”

Eduardo扫了一眼Mark同昨天没有任何改变的衣着觉得他的话并无信服力,但他不得不面对蓝白配色的名片已经递到手中的事实。巴西青年翻过来那张卡片发现正面简单印着几个字:“I'm the FASHION, Bitch. ”他觉得有些无奈,转眼小卷毛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里。

-

Christy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但她在某些方面过于钻牛角尖,说实话有时候甚至有些吓到Eduardo了。Mark得知这一点后表达了一贯的嗤之以鼻:“不,她只是无法跨越自己的丝巾障碍,导致你经常显得脖子上空空如也。”

是的,Eduardo和Mark成为了朋友,他们通过短讯和社交网络进行交流,偶尔也会打电话。而Eduardo得知卷发设计师的住所离自己不过两个街区后就开始频繁造访,Mark的三位同居人对此毫无异议,用Mark的话说:“人人都会喜欢Wardo,而Dustin喜欢所有人。”

当他们终于滚到一张床上的时候没有人觉得意外,这两个人表面看似毫无共通之处但有一种怪异的和谐,起码他们在审美的角度很有共同话题。第二天Mark顶着满脖子的吻痕以及同居人暧昧的目光在沙发上同Christy讲电话,Eduardo端着餐盘从厨房出来时Mark正好挂断了它:“Wardo, 我需要你来当我的御用模特,我已经跟Christy说过了。”

“What?? 你不能这么擅自做决定,我甚至——”

“Wardo, I need you. ”


这就是他们在一起之前发生的全部了。

-

“我都不敢相信当初Christy会答应你。”Eduardo灌了一口啤酒,看着喝嗨了在另一边沙发上蹦跳着挥舞Mark的奖杯的Dustin,侧头去咬Mark的耳朵。他的卷发男孩下意识收了收肩膀,一向清亮的蓝色眼眸氲上了一层水光,出口都带着浓郁的酒气:“她不了解时尚也不了解你,但我了解。”

Eduardo几乎要怀疑眼前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Mark Zuckerberg了,他的珍宝缩在他的怀里醉醺醺地抓住他的手指,蓬松卷发蹭过模特先生的脖颈让他连心尖都痒了起来。他翻身将Mark整个人笼进自己和沙发的间隙去找对方的嘴唇,手指滑到腰侧打着圈儿磨蹭:“我也爱你。”

“你应该搬过来跟我一起住。”Mark含含糊糊指出,正在试图镇压Dustin的Chris忍无可忍冲Eduardo做出一个口型:“Get a room, now. ”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91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