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TSN/EM】酒精、王冠与高跟鞋(上)

 警告:双女装豪华敞篷跑车,恶趣味,异常糟糕,CLOSE THE PAGE!!!


 哈佛时期,加个私设Christy/Erica是Eduardo/Mark的女性朋友而不是前女友。


上篇其实没有车。


 正文: 



“Dustin, 直到Erica找到我之前你都没提过一句所谓的‘变装酒会’是这个意思,而且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参加这场异装秀?”


 “呃……事实上这是The Quad的女生们发起的有关于社会性别的酒会——Come on Markarita!! 你看起来辣极了!” 


Mark Zuckerberg, 此时被装在Erica热心提供的蓝色晚礼服长裙里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他最终妥协的缘由只有一个:他跟Eduardo吵架了,起因是一些沙丁鱼罐头和该死的微波炉。Mark对此的记忆有些模糊,等他意识到Wardo正在生他的气时已经过去了三天,Chris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巴西男孩这么久没有光临Kirkland,Mark才稍微有点他最好的朋友甩门而去的印象。Dustin告诉Mark他应当为他们的关系做些修补,并适时提出Eduardo近期会去参加一场变装酒会,然后就演变成了现在的结果。 


他们到得有些晚,原本姑娘们策划的选美项目已经结束了,Dustin套着一件暗红色的抹胸裙(为了不让它滑下去他还煞费了一番苦心)东张西望,然后跳到同系的黑裙男生身上问他结果如何。 


“Saverin, 你知道的,投协主席,凤凰社的那个Saverin. 我知道这么说话显得我很gay, 但说句公道话他真的长了一双好看的腿。”


这让Mark更加心烦意乱,他下意识拽了拽裙摆喝掉今晚的第二杯酒,努力在高跟鞋上稳住身形,然后把视线投到人群里寻找Eduardo的身影。他明白这很傻,毕竟Eduardo也一定穿着裙子并且很可能同他一样戴着假发,要在清一色的“女生们”当中寻找到这位性感的巴西裔谈何容易。 


他知道Eduardo在某些方面容易妥协,特别是当他最要好的女性友人拜托他一定要来捧场的时候。想到那位亚洲女孩Mark就有一些古怪的不悦,同时那两杯不知度数的酒液也开始发挥作用,他向后靠在墙壁上来减轻大脑的轻微眩晕和脚尖的不适,在心里再一次否定了Dustin糟糕透顶的提议,他应该在寝室里编程,而不是到这里试图遇见一位选美冠军。 


“What……Mark?!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Mark眼前的Eduardo看起来有些惊吓过头,一绺褐色额发落进他微张的嘴,他被拢过来的人群撞得倾斜了一下但迅速站直了身子,然后踩着黑色高跟鞋噔噔噔走了过来抓住Mark在裙子里显得过于瘦削的肩膀: “耶稣,Mark, 为什么你也会参加这种酒会?好吧,我的意思是,天哪,你……”


Eduardo有些语无伦次,Mark的腰背在束腰设计的逼迫下比平日里笔挺许多,常年遮蔽在帽衫底下的锁骨终见天日,线条比意料之中的还要漂亮,黑色卷发搭在苍白又纤细的脖颈上,他凸起的喉结还上下动了动,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性感。Eduardo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应该还在对Mark生气,无数种措辞在他一片混乱的脑海里争先恐后地涌上来,最后出口只有一句干巴巴的:“你看起来好极了。”


Mark被他攥得有些疼,但他只是一眨不眨看着眼前的Eduardo, 短款的白色晚礼服让巴西青年看起来修长却不纤弱,而之前那个男孩说得对,那两条长腿真的很好看。至于他的眼睛,它们太明亮了,甚至远超过假发顶戴着的那个精致王冠——女孩们制作的奖品之一。Mark不得不承认Eduardo拿到冠军实在是实至名归,或许他本就适合一切正式的着装,不论什么见鬼的“社会性别”。


 “我觉得我们该离开这里,”Eduardo的声音将Mark的思绪拉回来,那双装着上好蜜糖的眼睛注视着Mark,里面写满了温柔和隐晦的欲望,“就只是离开,去楼上或者随便哪里。” 


“好。”Mark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TBC

评论 ( 8 )
热度 ( 98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