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TSN/EM】JUST THE WAY YOU ARE

 @衍不知_拖延症患者 的点梗,想要看到西装和洋娃娃的反差。

私设EM拥有一位领养的小公主。

 

警告:甜到掉牙。因为是多年后,更加成熟和父爱爆棚的花朵被我写得有些过分温柔

 

 

正文:

 

 

“Daddy. ”

 

Eduardo的袖口被拽住了,Catherine仰着她的小脸看着他,钴蓝色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期望的光亮,被叫作父亲的人蹲下身子,手掌抚上她浅金色的脑袋顶揉了揉:“我在。”

 

“Daddy…”小姑娘又唤了一声,只不过声音更小,卷翘睫毛因为细小的畏缩而扑闪,Eduardo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洋娃娃的嘴唇是蜜桃色的,发顶卡着倾斜的小巧王冠,金色长发柔软地贴在身上,末端带着俏皮的卷儿,层层叠叠的鹅黄色蓬蓬裙像绽开的鸢尾。

 

“你想要那个?”Eduardo有些惊奇,为了Catherine难得提出了她的愿望,而小女孩把这当成了不赞同,于是慌忙松开了拽着父亲袖口的手指,眼神闪烁鼻尖都开始泛红:“不,不是。我……”

 

“Cathy, ”Eduardo捉回她的小手在柔嫩手背轻轻吻了一下,声音里的温柔都要滴落下来,“放松,我们马上可以带她回家,你想再为她挑选两条裙子吗,我的时尚女王?”

 

小姑娘看起来就像是要欢呼了,但她仍然有所克制地点头:“如果我可以。Thank you daddy. ”

 

“只是做你想做的。”Eduardo看着她微笑。

 

 

 

Catherine是Eduardo从一个小镇的孤儿院领回家的,此前他并没有同Mark谈论过类似的问题,而Mark的一点异议在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全部消散,卷发CEO动了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并且在Catherine乖巧的一声“papa”下带上了可以称得上是宠爱的情绪。

 

女孩很快成为了他们的小公主,甚至得到了整个Facebook全体员工的喜爱,唯一让Eduardo感到苦恼的一点是她过于小心翼翼了。“她就像是,觉得自己不值得这些,并且随时会失去,”Eduardo的秘书在同她待过一下午后这样评价,“你得纠正这些,她值得最好的。”

 

Eduardo对于如何抚养一位女孩并没有经验,Catherine拥有天生的教养和美妙的心灵,家教严明的巴西男人难以想象她是如何在爱意稀缺的环境下保持纯净,前半段童年带给她的最大也是唯一的影响就是全然缺少的安全感。他一遍又一遍从口头和行动上告诉小姑娘她能够得到两位家长全部的爱,但她仍然表现得仿佛一罐糖果都是恩赐。

 

所以今天她的请求称得上的一个大的进步了,Eduardo的心情也不自觉开始飘在云端,为付出努力和爱后得到的回馈。

 

 

 

Catherine抱着两条适合洋娃娃的小裙子找到Eduardo,男人瞥了她一眼,径直走到商店橱窗前点了点最闪亮的那条冲店员示意——他早注意到小女孩在这里停留了很久却面对着价签半途退缩。

 

现在他们拥有了一个漂亮的洋娃娃和她的三条公主裙,当然,不算原本的那条。Eduardo的一边臂弯里抱着玩偶手里拎着两个纸袋,另一只手牵着Catherine,小姑娘执意要提着那条最大最闪亮的裙子好帮她的父亲分担重量,Eduardo在面对她坚定的目光时让步了——她拥有同Mark一样的蓝眼睛,偶尔固执起来的神色和她的另一位父亲别无二致,而骨子里的温柔又像极了Eduardo。

 

Eduardo推门进去的时候Mark窝在沙发里吃一盒冰淇淋,卷发男人光脚踩在皮质面料上整个人陷进靠背里,抬眼看向门口时小姑娘正在关门,金发的洋娃娃的脑袋靠在Eduardo的肩膀上,蓬蓬裙和黑色西装的搭配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以及莫名的性感。

 

Mark差点扔掉勺子,但他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这一瞬间的动摇,他的视线牢牢黏在了Eduardo的Prada和洋娃娃上,最后落到被西装裤包裹的修长双腿,直到他的女儿雀跃地跳进他怀里他才想起来露出笑容,并将那盒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放到桌面。

 

“Papa!! 给你介绍我的新朋友,你愿意叫她Mandy吗?”

 

“Wardo式的起名风格,”Mark随口评价,反应过来后又为在小姑娘面前流露的挖苦表现出一点挽救的意图,“但这次的名字很好听。”

 

巴西男人大笑起来,他知道Mark在表达感情方面的不擅长,也爱极了他为了他们共同的女儿一同努力的模样。Catherine却从未觉得受伤,他们懂事的女孩似乎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讲述家庭新成员的故事上。

 

Eduardo将她的玩伴放到她的膝盖上,坐进沙发把小卷毛圈进怀里,手钻进衣服里温热手掌覆上他的腰侧。换作以往Mark肯定会为他们四个一层一层抱在一块儿的姿势感到可笑,此时却觉得有种异样的满足,所以他默许了这一切的发生,包括隔着重重布料抵着他尾椎逐渐彰显存在的东西。

 

“这很奇怪,”Catherine开始抱着Mandy为她换裙子,Mark转过头贴着Eduardo的耳朵小声议论,“你不该在Cathy还在我怀里的时候对着我硬起来,这让我觉得我们在犯罪。”

 

“别以为我没有注意到我刚进门的时候你的眼神。”Eduardo咬着他的耳朵回答他,随后摸了摸Catherine的脑袋,委婉询问她是否想要去房间里为Mandy读那本新买的童话书。

 

小姑娘明显为这个提议感到欣喜,她带上房门的一瞬间Eduardo便将Mark困进沙发吻他,小卷毛毫不留情地咬了他的嘴唇:“去房间里,我们的房间。”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99 )
  1. 横扫饥渴做回自己一芥 转载了此文字
    西装和洋娃娃的兼容性!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