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TSN/EM】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不共戴天,而萨维林知道这不是真的


一个小甜饼,全员性转AU,注意避雷,虽然好像也没什么雷可避的。
又名《就是想写小姐姐谈恋爱之女寝风云录》
我思考了很久Mark的女名是什么到最后还是用了Mark。叹气。



正文:




-你是什么罩杯?

Eduarda正在听商学院的老教授讲些早年逸事,放在桌面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放下卷着发尾的手指去查看,被显示发件人为Mark Zuckerberg的短讯吓了一跳。她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尝到了一点橘子味唇膏的味道。

-B, 怎么了?
-那身高和体重呢?如果外出就餐,你的口味偏好是什么?
-Mark, 你这样提问会让我觉得你的新点子是一个相亲网站之类的,而你需要第一批用户。告诉我它不是。


Dustina看着Mark的手机屏幕上新的信息内容感到有一丝苦恼,如果可以选择她绝对不会再愿意和社团的男生进行那个赌约——他分明胜券在握,而且早打定主意想通过她来获得Eduarda的私人信息。Dustina为此想了很多方法,最终没有实践任何一个,因为她时常用试探又羞愧的目光打量Eduarda还差点被Christina误解含义,金发姑娘知道真相后只是拍拍她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祝她好运。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经过一次长达十个小时的编程后Mark终于爬上了床,她的手机就摆在书桌上,被Dustina偷偷顺出了房间。

-Mark?

又有信息蹦出来,Dustina将她新涂的指甲油咬出一个小缺口,她没法知道错过这次后她还有没有机会再套到想要的信息,左右权衡后心一横摁动手机键盘给Eduarda回复。

-好吧,我想约你吃饭。
-但这和身高体重有什么联系?
-它们的比例和那家亚洲餐厅的活动折扣挂钩。
-你知道我们不一定非得去参与什么活动。如果你想吃亚洲菜,我可以带你去一家不错的越南菜餐厅 :)
-不,我只想去那里,所以告诉我。

Eduarda依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她还是对着屏幕轻声笑了笑,然后发信息告知对方刚才的问题所涉及到的一切。另一头的Dustina仿佛受到了某种鼓舞,至少“成功模仿Mark Zuckerberg”听起来就是一件难度四星级以上的任务。

-如果我请你喝一杯呢?

Eduarda很久都没有回复,久到Dustina开始担心Mark会不会中途醒来,她甚至想把自己锁进浴室避难,直到久违的振动出现才让她打消了这种念头。

-我刚下课。我能问为什么吗?这很突然,你很少主动提起这些。
-我只是想跟你约会。


那边的Eduarda又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发出这一行字之后Dustina就后悔了,她绝望地盯着输入栏闪烁的光标,心里盘算着到底是先向Christina求助,还是直接冲进房间将Mark扼杀在睡梦中。

-我想我可以把这当做告白?

Dustina把手指放在键盘上,绞尽脑汁试图挽救局面,一只手伸过来径直夺走了手机。Mark面上带着起床气的鲜明特征,浏览过通信内容后她的脸似乎变得更黑了,她动动手指回了一封短信,然后合上手机转头去看Dustina,后者正在沙发上努力缩小她占据的空间。

在一切发生之前寝室的门被打开了,Eduarda带着屋外的一点寒气走进来,深棕色长发的女孩冲无声对峙的两个人眨了眨眼打声招呼,Mark点头回应。

Dustina警惕地发现她们对视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你得相信女孩儿的第六感),然后她看到Mark伸开纤细的胳膊环住了她最好的朋友的脖颈,踮着脚到Eduarda耳边说了句什么。巴西女孩焦糖色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居然给了Dustina一个抱歉的神色,她环住Mark的腰身,有一只手甚至顺着脊背抚摸到了卷发姑娘的后颈。

Eduarda踢掉了她的高跟鞋——这显然让Mark的姿势轻松了一些——接着甜腻地笑起来,用柔软嗓音略带强势地宣布:“我要吻你了。”

Dustina在她们的嘴唇碰到一起的时候捂住了眼睛,并且用自己的手机给Christina去了一条信息。

-Mark和Eduarda正试图吃掉彼此的舌头,我该怎么办?

她瞥见了被Mark遗弃在沙发上的手机,好奇心驱使她点开了短信栏,唯一一个由Mark回复的信息躺在第二条,上面只有一个简短的单词“Yes”,来自Eduarda的新消息还处于未读状态。

-我也喜欢你。




END




一个小彩蛋:

-“也就是说你在半天之内将我的朋友变成了我的女朋友。”
-“是啦,最后我还得告诉那个哥们‘嘿老兄,你暗恋的姑娘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不会明白他看我的表情!我会做噩梦的!”
-“那么需要我请你吃越南菜吗,Dustina? ”
-“NO!! ”



(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嘛,总之感谢阅读:D )

评论 ( 11 )
热度 ( 110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