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人如其名,不足挂齿。

文笔随缘,性格挺差,三观还行,人品凑合
不是太太
病入膏肓的攻控
周仙双担,每晚七点准时失踪

感谢阅读。

【周仙】复燃(三)


作者脑内黑洞,文明看文,勿上升真人。
讲两个老男人抚平创痛旧情复燃的故事(。)
33单身周 x 36离异仙。

前文:《没有名字》+(一) (二)

正文:



周公谨开始频繁光顾仙某某的住所。


仙儿想起来好多年前他也是这么黏上来的,赖在家里死活不走。那时候自己也年轻胆大,见他主动来住就借着点八方助力半真半假地撩,小周装傻还得跟他急。最后也不知道哪一次一下没把握好,愣是生米先煮了熟饭。
那次冲动后小周回了长沙过年,两个人又尴尬又客气地线上打游戏,线下谁也没好意思联系谁。没想到过年后周公谨又一个飞机飞回来了,站在他门口脸颊通红眼睛里全是欢喜,他说仙某人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烂俗深情又无理取闹。


可能人年纪大了就容易怀旧,仙某某咂咂嘴又点了根烟,看着眼前傻站在门口等待批准进门的男人。
周公谨实在是成长了太多,再不会吹那种没边没际的牛逼,试图跟人交好的方式也变得不动声色。
仙某某还是让开路,把新拖鞋踢到人脚下:“进来吧,下次别带水果,吃不完。”
自失联再见后仙儿说话一直不变的冷淡疏离,周公谨察觉到了,但他踩进拖鞋时还是觉得脚下腾起热度钻进心眼里,温吞又磨人。
“吃水果好。”周公谨絮絮叨叨,“香蕉芒果养胃的。你不戒烟就算了,吃点雪梨清肺。李思喜欢吃葡萄,他明天就过来了。”
仙儿看着小周把东西一样样摆出来,将原本摆了文件夹的桌子排得满满当当,“别弄脏我东西。”他抱怨。
“没事,我待会儿给你洗个梨子吃。”
周公谨特有的答非所问模式,仙儿瞅着他的脸,低头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又点起一根。
“你想干什么?”他还是问出来。
周公谨拿水果的手顿了一秒,然后攥个梨子去厨房水池里细细地洗,“不干什么。”他答。
仙某某知道他还有话,他就是知道。所以仙儿没再追问而是靠着沙发边抽烟边等,等那个男人想好。


周公谨一言不发地把雪梨递给仙某某,仙儿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抽一张纸将削皮削得极漂亮的水果放在上面。
两个人对视了有两分钟,周公谨才咳一声开口。
“我今年三十三了…仙某人。”
“二十三岁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过,已经过了十年了。”
“我都从小聂变成老聂了。”
“你还记得我们唱的那首歌不?我的好兄弟那个。”
“我们分歌词的时候你把带兄弟的都分给我,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安慰我呗,叫我死心呗,对不对?”
“那首歌我也就听了百把遍吧。最记得一分十四秒的那句‘起起落落’,第一个起你起高了,第二个落你又唱太轻。”
“感情嘛,不也是起起落落的,我没办法控制啊。”
“我总是想你。”
“我说李思你好呀,想的是你小时候是不是也长这样。我说嫂子好!想的是你最近长胖了一点,嫂子真会照顾人。我听别人放你唱过的歌,总觉得原版没你唱的好听。”
“我就是…想你。”
“我想再陪着你。”


仙某某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人,眼里的钟爱和一往无前像利爪卡住他的喉咙,让他半天发不出声。
他有点恐慌,又不可避免地感到动容,终于还是没忍住说:“……里现在嘴巴怎么这么灵光啊里。”
那一瞬间小周觉得原来那个仙儿回来了,他傻里傻气地笑起来,也跟从前笑闹时一般接话:“兄弟谬赞了,我找张三疯开过光的。”
仙儿笑着摇摇头,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上,含糊说一句:“帮我点下。”
小周听话地凑上去帮他打着,仙儿深深吸了一口烟,突然拽过来周公谨的领口抬头吻上了他的嘴唇。
明明是一个再缱绻不过的吻,苦涩辛辣的气息从男人口腔里尽数渡进周公谨的唇间,逃出来的一两丝白气随着呼吸钻进鼻腔,不习惯抽烟的人被结实呛到了,退开一步弯着腰一阵剧烈的咳嗽。


“你看,”仙儿又笑了一下,烟烬从他指尖落到地面砸开一朵灰白色的花,“你没准备好。”




章三完。

评论 ( 26 )
热度 ( 117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