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芥

给我个经济适用坟就行

随缘写文,别太认真
谢谢你们的反馈

【周仙】火锅底料(二)(乐队AU)


四合院乐队AU

前文:(一)
正文:


罪恶的仙人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仙某某,不知道是为了告别还是开始,或者两者都是。
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作为老粉心里倒是欣慰又复杂,那些所谓的经纪人都被推掉了,毕竟乐队成员大都有稳定工作。陆哥不得不设计了一套限流方案,还给他们修了个更大的台子。
自从那天一拍即合后仙人跟小周的关系往更亲密的方向发展,一有空闲时间两个人就凑在一块儿喝酒打手游。我有时候提前下班来酒吧蹲点,大老远都能听到周公谨的大嗓门:“仙某人我被打残血了!救我!!”
仙人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跟小周玩倒是无奈又开心,一边骂骂咧咧地嫌他,你真的好他妈的菜啊!一边操纵着人物上去见机行事。救回来就能享受周公谨的好一通吹嘘,救不回来掉头就跑:“小周!我发誓为你报仇!”
能把五黑玩成双排的也是一种旁若无人的境界,偏偏这两人高兴了还喜欢胡乱聊天,到了敏感话题又一律打哈哈说我们是兄弟。
作为一个直男负责任地告诉你们:兄弟?狗屁。


仙人乐队的前鼓手来了一趟,就站在离我不远的角落里。仙人唱的正得劲,目光转过来的一瞬间愣了半秒,又不动声色地把这首歌唱完,咂巴咂巴嘴说我要尿尿,就放了话筒溜下去。
剩下四个人在台上干等,有女孩子起哄让小周唱首歌,周公谨结结巴巴地推脱,冰心喝了口啤酒笑他:“仙儿说你每天早上起来上厕所还要打鸣呢,唱一个呗。”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粉丝还在回味他俩已经同居的猛料,小周只能把话筒拉过来说:“那我唱一首安和桥吧。”
我才知道周公谨唱歌能这么温柔,他有一把适合讲故事的嗓子,连手上敲打的鼓点都带着安适和温吞。
不过总觉得这个调子有点不太对。


旁边有点骚动,那个人似乎跟仙人谈到了什么不愉快的话题,后者虎着脸掉头就走了。我有点怕仙人干出什么来,毕竟很早之前目睹暴跳如雷的仙人砸过吉他。
这人自己都承认过自己是个直来直去的性格,最近他的脾气真的好了很多,大概谁遇见周公谨这样能说的人都得败下阵来吧。他俩不唱歌的时候站在台上都能说相声了,捧哏逗哏切换自如,吹嘘功力炉火纯青。
周公谨正唱到兴头,望着迎面走来的仙人下意识就露出笑容,声音低沉又缱绻。
“你回家了
 我在等你呢”
仙人怔了怔,我就远远见着他耳朵尖迅速烧红了起来,低头嘟嘟囔囔了什么听不清楚,看口型应该是傻逼。
他凑人边上去,跟小周的脸就离着那么三公分的距离,贴着话筒讲话,还刻意把声音压得像在窃窃私语,“小周~里走调了,唱民谣都能走调的呦?”
“那你教我唱嘛。”周公谨也悄咪咪回答。
“别撒娇啊!”仙人突然就笑起来,仿佛瞬间回到原本的好心情,“我唱了,你要好好敲噢。”
小周又开始目不转睛看着他,那种神情说不是喜欢都没人信。仙人平时是戴眼镜的,唱歌的时候又习惯摘下来,说是看不清观众可以缓解紧张情绪。当时周公谨听他这么说的反应是低头默念了一声wcnm,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我发现这人经常在仙人的问题上说四字国骂,可能也是他们兄弟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趣之一。
没一会儿就听到这哥们对着话筒笑得意味深长:“我家仙儿很暴躁的,你们说话注意一点。”【1】
我很少听他在当事人在场的时候叫他仙儿,语气还这么腻歪,老子可能是聋了。


周公谨手上动着鼓槌,估计心思早不在这上面了,我有点嫌这哥们的眼神腻得慌,跟吧台里坐着的喝酒的陆哥闲聊,社会人挥了挥手,兰哥往我手边放了杯威士忌。
我刚面露难色,陆哥就笑了:“怎么你还觉得我强买强卖啊?这杯请你的,都是老熟人。”
其实我真不太能喝,只好千恩万谢,又实在忍不住八卦一下:“仙人和周公谨——”
陆哥冲台上努了努嘴。
“所以你好
 再见”
这两句是合唱,我发誓我看到仙人唱你好的时候跟周公谨相视笑了一下,那声再见又是对着台下叹出来的。
别问我乐队的其他成员,他们沉浸在音乐的海洋里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挺不容易的。
再听到他俩说自己是钢铁直男我就要锤人了,我们直男受不了这个委屈。
妈的基佬。



TBC


注【1】“我家仙儿很暴躁的”:周公谨原话,出自哪期录屏我忘记了(。)

评论 ( 16 )
热度 ( 85 )

© 一芥 | Powered by LOFTER